「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經驗。生命永遠不可能再一樣!」這是一位美國學生在結束十天的靜默禪修之後,所說出的第一句話。他分享經驗給來參加本次禪修課程的180多位斯里蘭卡人和外國人,本次課程是由不久前才從印度來到斯里蘭卡的 葛印卡 老師所主持。

葛印卡老師和這個禪修課程,後來成為可倫坡佛教界和非佛教界廣泛討論的話題。因此,為了那些未能參加者的利益,讀者可能有興趣來回顧和詳述那次的經驗。

葛印卡老師的信息就像是大師在做正法的解說。此信息不是來自於任何有組織的宗教。一點也沒有和偉大宗教的教導或教義相衝突的地方。儘管如此,該信息在各種意義上都如新鮮空氣般的清新,令人振奮。

葛印卡老師的信息簡單。他提醒我們,每一句話,每一個行動都以心為前導。心是至高無上的。萬事由心始。所有面臨之事無不先從心生起。情緒的狀態,悲傷、憤怒、喜悅;嚴厲的話語,慈愛的話語,殘忍的思想和行動,或身體的善行,全來自一個人的心,在心中構思和生起。

我們這顆心永遠是那麼的任性,漂泊,如水銀般的流轉,不止息。如眾所周知,馴服野象或野馬遠比馴服和控制心來得容易。若能控制心就好了,那麼我們所有的思想,情感,言與行都可以得到控制。這種控制是獲致和平,安寧和快樂的關鍵。控制心來自於觀察心。一個人如何觀察心,如何培養自我覺知的狀態,和如何投入自我觀察呢?

這顆心一直在遊蕩,重溫過去,一個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的過去,一個已經不可得的過去;或活在未來,沉迷幻想,醉生夢死,只是在浪費寶貴的精神能量而已。

因此,第一步是把徘徊漫遊的心,帶回到我們的身上來,並覺知我們的身體。在所謂「正常的」生存狀態下,我們對自己的身體並無任何的感覺印象,除非我們有什麼疼痛。我們如何把遊蕩的心帶回來觀察自己呢?要帶回自已和停留在自我覺知的狀態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覺知我們的呼吸。這是經過時間考驗和最確實的方法, 葛印卡 老師把這個方法介紹給禪修的學生。閉眼,舒適坐著,我們專注在呼吸。當我們吸入和呼出時,我們觀察我們的呼吸。「只是觀察,」他表示,「好像哨兵站在鼻孔,觀察誰進來和誰出去。」

聽起來簡單,但做起來困難!只要呼吸是粗、重、或明顯的,就能觀察和覺知呼吸;但當呼吸變得細微時,不僅變得難以觀察,加上如水銀般的心,偷偷地溜到過去或未來。一旦「被發現」(當我們進步時,心遊蕩的時間會越來越短),我們就把心帶回來,更有意識的呼吸,再一次感覺到粗重的呼吸。這就是正定(Sammā Samādhi or Right Concentration)的練習。

下一個出現的問題是:馴服心是否就是目的?正定的練習是重要的,因為經由這樣的練習,使我們能夠避免分散我們精神的能量(想過去是沒有用的,因為它已經過去了;夢想未來也沒有用:我們必須活在當下)。正定是幫助我們達到較高層次意識的工具,那是一個可以「第一手經驗」事物真實本質的層次。這是普遍的真理;萬有皆無常且會滅去;我們以及周圍的世界,都是處於變化之中。

幾乎每一個會思維的人,不管他的信仰或宗教是什麼,都能在智力或哲學層面,接受萬有無常。我們只要看看我們自己以前的照片,就能體會,我們已經改變很多了。在身體和心理上我都已經改變了。我甚至已非上個月的我了。我的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已經改變,改變,再改變了。一個活的身體每一時刻都在改變。只要有生命,就持續在改變。

然而,只有當我們還活著時,我們才能感知,感覺或經驗這個大河正在滾動,漣漪和流動。恰如我們不能在同一條河沐浴兩次一樣,我們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只不過因為變化太快,以致於我們不能觀察到它。 葛印卡 老師把它比作燈泡裡的電:流過的電流好像始終如一,但燈泡內卻隨時都在改變。

要觀察我們內部正在進行的這種改變,在科學上是可能的,而且也可能以最簡單的方法來進行。如前所述,在正常的狀態下我們對我們的身體是模糊或無感覺的。不過,如果我們發展專注力,那麼我們就能穿透介於普通意識和能觀察到體內變化的高階意識之間的薄壁。至此,我們的意識狀態就變成能覺知到變化的發生了。

經過四天密集練習專注的藝術之後,我們到了要進入一個新的意識經驗的門口。現在我們可以應用所發展的專注力到身體上。我們學到的就只有觀察,對不愉快的感受無反感,或對愉快的感受無貪愛。在這樣的觀察練習之下,我們會明顯感覺到,所有這些生起的感受終將滅去

在深層禪修,這顆平靜的心觀察到發生在我們身上,表面甚至裡面的持續變化。我們在這裡所見證的真理,不是在智力或哲學層面,或在情感或虔誠的層次,而是在實際的層次,就是萬物皆無常,都是不斷在改變,且最終將衰退和滅去。我們只是觀察這些變化的發生,對生起的痛苦(特別是經由長時間的靜坐)沒有瞋恨,和對禪修時我們所經歷的愉快感受沒有貪愛。我們只是以平等心觀察。我們只是觀察,我們不對痛苦和愉快的感受的滅去起反應。因此,我們訓練我們自己要心平氣和。這是中道的本質,覺知和平等心

覺知和平等心是三層結構的兩大支柱。第一層是戒或道德,第二層是正定(正專注),以及頂層的慧,經由禪修來達到。這是佛陀教學的要素。

不可能在這樣短的文章裡,來描述和再次體驗此一經驗的重大意義;一種突然提升我們到另一個意識層次的經驗,只有當我們守戒和練習定時,我們才能經驗到此一層次的意識。此一經驗使我們能體認到我們內部的真相是什麼(我們自己一直在改變的本質),我們外在世界的真相也是如此。我們與外部現象的關係在變化。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每當我們的生活有任何錯誤發生時,我們總是責怪外部世界的不穩定。我們幾乎總是要去改變我們外在的世界,而不是我們內在的世界...

這種內省,自我觀察,使我們感受到「我」的虛幻,體認到沒有永久和不可改變的「我」。每當我們認為或說「我」時,這個「我」是不同的「我」。當然有些「我」是比其他的「我」更強。宗教,種姓,傳統,甚至教育,可能會創造出非常強烈的「我」支配地位較弱的「我」。

這類體會很多,有些幾乎是老生常談,有些真的令人驚奇。是的,這類經驗很多。我們有幸來參加這個由 葛印卡 老師所主持的禪修課程,它肯定是一個無與倫比的經驗;為了此一經驗,我們將永遠感謝 葛印卡 老師和促成本次課程的所有人。

它的確令人難忘。

 

學了內觀的印度教徒仍可繼續自稱為印度教徒;
穆斯林還是穆斯林,同樣對於耆那教徒,
基督教徒,佛教徒也一樣。
最重要的是要成為一個好人,
過快樂與和諧的生活。
正法幫助每一個人成為一個好人。

──葛印卡

 

出處:(內觀中心) 他教導我們如何控制心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