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真蓆茶敘談到了自發功這一、二年好像比較式微了,或許跟 林孝宗 教授隱居和中央大學操場改建都有關係。不過北部一直沒有甚麼人練。當年修練者老師很有心,只要台北有個小團體想學,他願意北上來教,但一直開不成。我所知道團練的只有郵政總局 林 先生有在教,他是參加 林 教授在中研院的演講之後開始學的,練一段時間之後才在服務單位義務推廣,三年前當時我是透過該單位朋友帶進去,才知道他們有此每週一次的活動。北部其他幾位功友,在部落格上聯絡,有在持續練的,寥寥可數。

 

到底,自發功如何?

席中談到,自發功像是一所大學,有大學部與研究所(碩士班、博士班)。

大學部的一年級是通識課,進來之後不論是從靈動切入或是公園草皮的氣動開始,新生就是喜悅地舒展肢體與拳腳。大二是加選一些選修課,有人開始靈氣、新時代、光與愛、跑靈山、會靈、找主神、靈療、催眠、回溯、神通、靈語靈文、聖靈等,或道或佛或神或上帝,有的從此開始大量閱讀書籍、經典。大三是一門深入的分科教育,經過大二的遊歷與洗禮,不適合個性的就少參加,適合自己的會持續練習,除了動功之外,也都會有慢下來的、較疏緩的瑜珈、太極、站樁、靜坐等。大四是整合心法、功法,建立自己的宇宙觀、人生觀、價值觀。總結大學四年,能量是自我身體與肢體的展現。

碩士班是自我的綻放與表達透過辯證,和自己、和人對話、和經典對話。能量是意志、思想透過語言或文字的交流。此時還有些田野調查、參訪活動,彙集資料,無數次的正反合,一個又一個的破與立、立了又破,最終建立自己的磐石。

博士班是修正、療癒與聖潔的過程,自我檢視當下行為與意念的一致性。能量是悲天憫人或同體大悲:佛家的離苦得樂;道家的慈、儉、不以天下先;儒家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基督教的。無論是哪一種宗教或哲學觀,如此的態度,都可以用上述檢視能量的聚合與發散。因為修正所以勇往直前;因為療癒所以自信;因為聖潔所以無畏,這就是對生存的態度、對生活的寬度與對生命的高度。

 

普拿大提出了氣球概念,形容每個人生來都有一個父母賜給的,消風如氣球的臭皮囊,我們都可以自我決定要吹多大、吹出甚麼形狀。用甚麼吹?就是自己的這一口「氣」。但現代人敬鬼神而遠之,視大自然為危險之地,西方科學與東方儒家都教導我們那些肉眼看不到的96%現象視為怪力亂神。然而,不論是正氣浩然之氣,古今哲人已經闡述許多,我們只要在自發功裏頭去感受那一股氣,搭上天地之氣的頻道,自然有所體悟。這種悟,一般人用知識邏輯去推到極致,「賓果!」可能就悟了,此後,知識、文字如同帶我們到彼岸的舟筏,其罣礙可以從此拋開、捨棄了。只有六祖惠能般天縱英才是不識字而可以頓悟的。

 

至今,我們還沒有發覺其他任何一種類似自發功,是可以包容、更豐富或足以形容上述總總的「東西」。

無以名之,曰:自發功。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