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的真蓆茶敘有談到所謂的「修」,回來後又思考了一下。

景氣不好、運途不好、身體不好,一些人開始「修」。

 

有的修到變石頭

禪宗有一個公案,一名員外好佛,聽說有一名高僧要閉關,努力請到家裡來。一段時日過後,大和尚出關了,此員外請家中美貌的妻妾出來招呼、奉茶,和尚連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仿佛沒有這個漂亮女子在場一般。沒多久,員外就送走了和尚。家人問何以故?員外說,佛法怎可修到這般無情?

無情無欲豈是佛?

石頭可是佛?

 

第二種修的變神(佛、或神佛之代言人等)。

古今中外都有許多例子,接收到天地間的神奇能力,讓一個人有了某方面神通,可能是治病、或預測將來、或透悉過去、甚至於消災解厄等。

有的私下隨緣辦事;有的開張大吉、以此維生;有的成立教派、道場、組織,導入許多捐款與資源。

昔日同學碰了面,過去的熟悉感可能就變得模糊許多。他變得不太愛搭理你,好像擔心你如同從前般跟他開玩笑,甚至於抖出當年他的糗事。

 

第三種修來修去還是一個人

2500年前,悉達多說神通不敵業力,他個人可能有些神秘經驗,但是在當時印度多神教的環境下,他從沒有說要成立一個新的教派(讓我們來成立一個佛教吧!!);反而,他尊重每一個人的信仰,讓眾人都維持自己所信奉的神,他只是要分享、傳授一個內觀的方法,讓一般有苦惱的人可以離苦得樂,這是無涉宗教或任何神通/神祕經驗的。

20世紀初,印度又出了一個「普通人」:克里希那穆提是另一名具有神通但不成立組織或教派的哲人。他在歐洲時,許多鼎鼎大名的哲學家、藝術家、文學家都來請益,但是他沒有把跟這些人的合照掛在牆上然後就變成宣稱自己是某個師父了。

維基介紹Krishnamurti was a writer and speaker on philosophical and spiritual issues including psychological revolution, the nature of the mind, meditation, human relationships, and bringing about positive social change.

(他是一個「作家和演說者」,著重在哲學與靈性方面議題,包含了心理學的革命、思想的本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引導正面的社會改革。)

 

他們都沒有說,來,讓我幫你改運;除桃花;治因果病;事業一帆風順;家庭美滿和樂

都沒有。

環境一直變化,生老病死不斷發生,不如意永遠如影隨形,沒有人可以包你前途一片光明、身體永遠年輕健康。

「修」只是要把「心隨境轉」轉成「境隨心轉」,如此而已。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