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嘩的跨年與元旦,在霓虹,煙火,凍蒜,與沉默之聲之後,連續陰雨許久的台北低氣壓,帶走了R (雙面人裡的) J二位都是長期為身心症候群所苦的好朋友。接到訊息只差一天,剛從R家致意出來的車上,又接到J的家人來電,是濕冷與寒流的關係嗎?送他們是在同一天,總統大選後次日下午與傍晚,我之前不會在這種場合到後面再看看親友最後一眼的,但是那天不同。

1996年李登輝等三組人馬選總統, R說三組各別代表了現實、理想與良心,他要選良心。良心是少數人投的,但我也跟R投給註定不會上的那組,開票結果,對照著熱鬧喧囂的當選那一組,良心組是沉默的。R是同學裡提醒我們要有良心的。我在對R致詞時說,謝謝你給我們的禮物!

和R一樣地J也是善良與世無爭的。雖然跟這個世界大多數人格格不入,甚至跟親人都有明顯的距離,但我相信她還是值得大家的愛,只不過大家都用自以為是的方式企圖去愛她,雖然她得不到應有的幫助,然而她也一直盡可能不去打擾其他人,不去反駁那些加諸身上的言詞。但我看得出J的邏輯性很好、很聰穎,不會講輸人,只是在形勢比人強的境遇下她選擇沉默而已。雖然沒有我說話的機會,但我私下對其家人表示,我做的不夠,真的希望之前能做更多。這也是J給我的禮物。

一但體會到對方送給我們禮物,他/她 就是我們的天使。

 

有一些人我們是聽不到他們的聲音的。差不多就在那一二天,吉他社老同學約台北車站新的二樓美食廣場碰面,當我走在連接市民大道之間的天橋上,綿綿細雨中,天橋上有三處用瓦楞紙箱鋪地而睡的街友,一名衣衫單薄臉上污髒的40歲左右婦人剛撐起上半身,用茫然眼神與迎面而來的我四目交會。再過去,有年約60男子坐著哆嗦,前面牌子寫著他心臟不好等等,我屈膝把口袋零錢放進面前盆子。這時才想到剛才睡天橋的那些人,並沒有在旁邊放捐錢盆子。

這一切都是無聲的天橋上的臥者、坐者、其他的行者,還有我,都是無聲的。我很希望跟等會要聚餐每個人要繳四五百元的五六年沒碰面的老同學說這一幕,但我沒有說出來。如同我在剛知道R與J走了的那個晚上與一年不見的L聚餐,剛坐下來就問我"今天有什麼快樂的事說來聽聽" 我說"今天沒有!"  L以為我是幽默回應就像當晚接下來的愉快敘舊氣氛開車回家途中一種默默地不捨,一直延續

.

身心症候群的人在某些方面的感受性是強烈或敏銳的,我們可能覺得他們是小題大作或是不思其解。他們大多平常飽受生理上的苦,我們一般人卻無從體會( 如對睡眠障礙者:"是按怎睏昧去,卡早去倒咧丟好啊!" )。可能剛開始他們會發出求救聲,幾次下來,當發覺大家都幫不上忙,而世人大多冷漠,甚至於訕笑或譏諷,更有甚者來自於親友或家人的失望或憤怒。(你為什麼要這樣想?你為什麼不替我們想想?你為什麼不出去走走?你為什麼不振作一點?

 

這真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我也是殘酷的一份子,是我們的各別心念造成全體共同的集體意識。

 

我沒辦法一一去救全世界無時不在發生的饑荒、災難、苦痛、煎熬,我只能對周遭的碰上的盡可能去做。

而在此之前,首要是 對自己好照顧好自己,維持健康的身體,不過份飲食,不顛倒日夜,不汲汲營營在顛倒夢想或暴露在恐怖無法自拔...。如此讓自己亮起來,像電燈泡發光發熱,這樣在黑暗中受苦的人自然知道你在哪裡,過來取暖。

行有餘力,再撥一點時間關心曾經發出聲音,但後來又沉默的親友。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一定有比我們不順的朋友需要我們的關心。除了罐頭式新年恭賀簡訊,也可以發出關心與鼓勵給沉默的朋友,並以真誠念力給他們祝福。

 

每個人都可以選擇送出好的過年禮物。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