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真蓆週二夜的聚會時程安排,是八點在普拿大診所先集合,想要跑步的就騎車去新莊運動公園PU跑道跑半~一小時,然後回診所待普拿大下班後到樓上真蓆喝茶、聽音樂、分享體會;之後或自發功或站樁或靜坐等,盡量在十二點前散會。

昨晚 羅 老師帶新朋友小孔來參加,有 羅 老師在氣方面的共振,整體上是比較豐富些。

普拿大說,新年的新希望是想利用每月一次週日下午共同來學習整脊,日後成為真蓆的一項特色。

幾年前有google過,整脊這藝術尚未制式化,參差不齊,耽心誤入歧途故因緣一直未到。或許今年有機會一探究竟。

 

會中北辰也分享以前學靈氣並未使自己較快樂的經驗談,我不禁想起當年F說的,如果唸哲學系不能使自己更快樂,不如不再唸下去。而就在昨天跟SP二位老同學的好久未見之下午茶聚時,我感受到他們在工作及家庭方面的希望能快樂。

前天元宵節各地有烽炮、炸寒單爺等活動,電視畫面中受訪者說「爽!」,或許某些人認為「爽」就是快樂。而英文有happy, joy, delight, cheer, carefree等不同層次的說法。每個人有自己認為快樂的境界,但相同的是大家都希望有自己的快樂,不論其快樂是經由感官在喝玩樂方面的享樂,或是金錢方面追求及累積,工作事業順利的成就感,新車新房等目標實現,跟家人共處,或獨自看書散步等有的是短暫快樂,有的是長時間的寧靜安適。有些人追求「樂癮」越來越大,也有些人很少有什麼可以讓他快樂起來,還有人「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快樂是很主觀的,無法偷取、借貸、買賣,帝王或富豪也無法花一億向快樂的人購買;快樂更不能秤斤秤兩,說昨天沒快樂到,今天快樂了一噸,多的可以補昨天的或用到下星期甚至下個月。

從前在國壽每當有屬員要離職,我都先問一句「你在公司快樂比較多呢?還是不快樂比較多?」

其他項目工作、感情、信仰等,面臨抉擇時也可以如此問自己。至於人生,沒得選擇換個跑道,因為我們確實像普拿大說的「每個人拿到的牌不一樣」,當我們拿到爛牌,如容易生病的身體、恐龍般的外貌、老是記不住功課的腦袋瓜、貧窮的家庭、不懂得愛我們的父母、暴躁難改的脾氣,或是怎麼也無法靈動的身體至少我們可以選擇像顏回一樣想辦法讓自己快樂,重點「不是事實的真相,而是我們的想法」。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