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裡有兩條叉路,我選擇人跡較少那條,所見果然截然不同——佛洛斯特

但是作者沒說怎樣不同?

一種是向下的不同;

一種是向上的不同。

柯恩兄弟從來就不是拍主流片像是鋼鐵人、變形金剛,那種爆破、飛車、緊張刺激、大卡司、大製作的好萊塢主流導演,他們就是非主流、另類的、「不媚俗」的。

片中的警長也很另類,他選擇一條「人跡較少」的路,那個西部墾荒年代,警長是鎮長花錢雇來維持秩序的,不小心走在街上都可能被仇家從屋頂上開槍暗殺,所以太太跑了,兒女也跟著太太去找新的出路。身為執法者,他又選擇了「向下的不同」:酗酒。因為要執法,他是理性的--看著年輕匪徒被同黨殺害而不阻止;為了得到情報,騙垂死的年輕匪徒說會好好安葬他;對於拉畢夫受傷的舌頭猛然扯下,說「這樣比較快好」;在樹林中看到吊死的屍體掉到地上,只說一句「我不認識他」。甚至於跟四個匪徒對決,那都是他的職責,理性掌控一切。

小黑已經沒力氣跑了,還拿起刀刺牠屁股上,讓牠用盡最後力氣跑了最後一段而倒地不起。

只有在護送小女孩披星戴月這段,才看到他把理性拿掉,最後疲累地說「I’m too old for this.」(我都這把年紀了怎麼還在做這樣的事!)

「這樣的事」是甚麼?

顯然就不是「向下的不同」:那些酗酒、嘮叨、聒噪、唯利是圖、為了追捕犯人的卑劣(mean,就是小女孩挑中警長的原因,要夠狠!)的事情;而是一種「向上的不同」的事,會讓自己覺得不一樣而且讓觀者感動的事。

※※※※※※※※※※※※※※※※※※※※※※※※※※※※※※※※※

麥當勞曰:從這點檢視自己,也曾不喜歡媚俗而選擇了不同的路,人跡較少卻不是向上的路。於今觀此影片除被感動之餘,尚有惕勵自己必須自我感動的生命質感出現。

有些人在人生爭戰中、都市叢林裡遍體麟傷,之後不再走那條世俗物質的路了,選擇走空性、靈性的路,「人跡較少」,好像樂在其中,把生存、賺錢等說成毒蛇猛獸,認為「有錢人要進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所以放棄賺錢、養活自己與親人的責任,或是把親人的日常生活責任拋在一邊,那樣美其名是走一條不同的路,其實認真檢視,大多是向下沉淪的。

悉達多先是善盡傳宗接代責任,加上他是王子,不用擔心親人的生活所需,可以到處去學道六年成佛。學道的前幾年他也是走錯路,以為人煙罕至的,就是對的。他覺悟後,講法不離自然,不任意勸人出家,有問題來請教的,就是教他打坐內觀,回去後用此正法,平息降伏內心,如此而已。

第三條路不容易出現,但值得細細體會。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