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本領,但是大多數人都不知道;

或許很多人不喜歡我的人格特質;

或許我的本領還沒有被大多數人發覺;

但我為什麼要展現出來?

展現出來的風險在哪裡?

如果這次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展現本領,我會猶疑嗎?

每個人是否都擁有至少一項本領?

自己知道自己的本領嗎?

若大多數人不知我的本領,我會如何?

 

上週日晚HBO播映【真實的勇氣】,去年獲奧斯卡獎10項提名,險路勿近的柯恩兄弟最向主流靠近的片子。聽說台灣賣得不好,不就是一部西部片嗎?甚麼年代了?誰要看這種阿公年代、節奏緩慢、動作不多的西部片?但這部片卻是柯恩兄弟最賣座的電影,票房2億多美金。同樣的西部片,如著名李安的【斷背山】也還沒達2億美金。

格友揚塵說,今年的奧斯卡獎跟去年比起來好像缺少了甚麼?我說是缺了真實的勇氣。(還有一部【王者之聲】也是探討勇氣的!)

西部片電影有一些原型是製片者必須確保不會出錯的,如槍戰,如原野風光,如復仇的因素,如深藏不露的高手,如善惡分明的腳色,如堅毅的個性刻劃除了這些,鬼才如柯恩兄弟帶給觀眾甚麼現代人可以心領神會的元素呢?甚麼是阿公時代就有,我們這一代也有,而我們希望子孫也保有的東西呢?

一個要報殺父之仇的14歲女孩麥蒂羅斯找上了對匪徒最不留情的考柏恩警長(傑夫布里吉飾,前一年已得奧斯卡男主角獎要連莊大不易)幫忙逮捕兇手錢尼,協議100美元的代價,但兇手依附一個匪徒組織,情況異常凶險。考柏恩是個酒鬼,經常醉到第二天還昏昏沉沉的,在一次伏擊任務中,在黑夜裡槍傷到德州警騎拉畢夫(麥特戴蒙飾),還狠心地把拉畢夫斷裂一些的舌頭扯下來,讓拉畢夫連話都說不清楚。拉畢夫跟考柏恩都自我吹噓槍法多厲害,但我們卻只看到前者是毫無招架地被歹徒凌辱,而後者是醉醺醺地連開槍時敵我都會分不清。二人中途又因意見不合與賭氣,不想繼續任務。

一直到最後,好戲上演了:

兇殘的錢尼竟然中了二槍,都是被從來沒開過槍的麥蒂所擊中:原來,傳聞中無惡不作的匪徒竟然是那麼不堪一擊!兇殘與狡猾只是我們想像中的,只要敢開槍,小女孩對於他可是百發百中呢!

考柏恩警長以一擋四,在馬背上咬著韁繩,雙槍在手猛衝向四名匪徒,逐一撂倒三個,第四個雖然把警長打下馬了,也中槍了:原來警長真的有二把刷子,他前面說槍法多準,不是酒後說酒話,不是騙人的;他說的一次被七個人追殺而突圍的事蹟也非吹噓!

倒地的警長眼看就要被匪徒殺死了,遠在山上的拉畢夫遲遲不開槍,一來因為距離超過來福槍有效射程300碼 ,二來目標移動中很難瞄準。觀眾跟麥蒂一樣緊張地看著拉畢夫穩穩地扣板機,然後山下小小的一點,騎在馬背上的匪徒倒了下來:原來拉畢夫前面說他幾次跟錢尼交鋒卻沒機會動手是真的,不是推託之詞;而他在之前暗夜中被凌辱也不是因為沒本事的緣故!

而堅毅的麥蒂掉到洞穴裡,卻發出陣陣哀求聲,因為她看到了蛇爬出來:原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麥蒂也有恐懼的時候,雖然她二度面對兇殘的殺父仇人錢尼時都敢毫不畏懼地開槍!

 

導演在前面80%的部分鋪陳「表面上,大家都知道的事」,直到最後20%,觀眾才恍然大悟,真相往往不是我們所看到與所認知的。

考柏恩和拉畢夫都曾想要放棄賺緝捕錢尼的賞金,因為地形、天氣、人數都落居下風,天時地利人和都輸人,不如打道回府,留得青山在總是好的。是甚麼讓他們都留下來繼續硬拚?最後,已經不是錢或報酬的因素。警長與德州警騎都是見多識廣,看過也追捕過許多兇殘匪徒,知道甚麼叫危險,也明瞭何時應該明哲保身,只有像麥蒂一樣的初生之犢才不畏虎。沒有人會強求一個不會游泳的人縱身大海裡拯救溺水者,但在這個才華或本領經常被埋沒的時代,把你擁有的掏出來給人家看,往往讓自己很受傷,於是我們越來越會保護自己,讓自己變得冷漠甚至於冷血。14歲小女孩用決心與毅力提醒二個老鳥:生命中難免會有「碰上了」「該做的事」的時候,屆時你應該怎麼抉擇?

菜鳥與老鳥三個人激盪出「真實的勇氣」的樣貌,它是模糊不易被看見的,卻也是清楚的。

 

【真實的勇氣】在線觀看:http://www.ccdy.cc/html/c0d63490.html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