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夏,還是在四川省江油縣衛生防疫保健站工作的嚴新醫生,應廣西北海市政府的邀請,風塵僕僕地來到南國邊城為幹部和群眾治病.為表彰嚴新醫生治病救人的功績,北海市政府和市人大曾向嚴新曾送了鑲嵌著樹、鳥、蟲、魚的珊瑚畫屏匾.這便是嚴新大師的首次出山。此後,嚴新醫生考入成都中醫學院,在醫學系就讀3年,擔任團支部的負責工作,是一位品學兼優的學生。畢業後分配到綿陽中醫學校任中醫、內科、婦科基礎理論教學課程,並擔任先進班班主任,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1982年,調入重慶市中醫研究所門診部當醫生。在此期間,嚴新醫生曾經用常規手段和氣功方法,為群眾治癒了許多疑難病症,特別是他用當時人們還不理解的氣功方法治病,取得了十分神奇的療效,並在當地群眾中傳播著。為此,重慶市的記者 敖大倫 先生,用了10個月的時間,採訪了嚴新和嚴新所治好的病人,以大量的事實為依據,將融中西醫、氣功、武術和特意功能於一身,被群眾譽為醫德高尚、醫技超群的“神醫”嚴新同志,首次在報刊上公開介紹給人民大眾。
  此後全國各地求醫者、求教者、學功者、好奇者、調查者、採訪者、實驗者,或投書詢問,或登門尋找。為滿足社會各界人士的要求,嚴新同意奉師命,北上南下,東奔西走,走出了重慶,走出了四川,走向全國,並走向了世界。把中國傳統氣功引向人民大眾,引進科學殿堂,推向國際,為中國氣功的發展做出了傑出奉獻。
  一,弘揚重德為本堅持氣功活動的時代性科學性和群眾性
  在中國眾多的氣功師中,嚴新可以說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位。他高尚的功德,非凡的功力,神奇的功效,給國內外億萬氣功愛好者力下了深刻的印象。嚴新同志在國內外,傳授的氣功內功功法數十個,以被人們習慣地統稱為“嚴新氣功”。許許多多的嚴新氣功受益者,對嚴新大師充滿了感激之情。素以萬計的嚴新氣功愛好者,視嚴新氣功為健身益智之寶掀起了一陣又一陣學練嚴新氣功的熱潮。成百上千的專家、學者,對嚴新氣功現象的探索和研究活動,以在北京、廣州、瀋陽、南京、成都、西安、石家莊等地科研和生產部門以及美國、加拿大等國的一些城市展開。有關嚴新大師和嚴新氣功的功德、功理、功法和功效的專著,國內已有60多個不同版本出版,國外也有十幾個版本,電臺、電視臺、報紙、雜誌的介紹和錄製銷售的音帶、像帶,更是不計其數。20年來,從江油到重慶,從四川到全國,從亞洲到北美洲,嚴新和嚴新氣功已成為中國氣功師的優秀代表。他所堅持的原則和實踐活動,逐步形成了名星的風格,為中國氣功活動的健康發展,創出了一條光明的道路。嚴新同志堅持以的德為本,強調練功者的品德訓練,努力使氣功活動服務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自古以來,無論哪以門、哪一派功法,無論哪一代、哪一位 高功 老師,無不強調重德是本。佛家功重公德,道家功重道德,儒家功重品德。可以說,重德為本、修持氣功道德是練功和提高功夫的一個最根本問題。對此嚴新大師在他的氣功實踐活動中,不僅向學練氣功者進行反復深刻的闡述,他自己更是身體力行,重德,有德,守德。正如 張震寰 先生所說:“嚴新大師重視修持氣功道德,有強烈的進取精神,學習、練功刻苦而虛心,即使他成名時也注意並善於學人之長,補己之短,因而能夠融眾家所長,又有所創新,堪稱品德高尚、功力高深的年輕氣功家。”
  嚴新大師在各個不同場合,面對成千上萬名學功者、崇拜者和聽眾,一再強調:“練功的一個原則是什麼?重德。這是練功的大原則,非常重要。”他認為,練功者重德,首先要把主導思想端正,要適應社會發展,順應社會大潮流。同時又要樹立一個大目標,這就是卻病強身,延年益壽,開發智力,提高素質,為社會服務,為中華民族服務,進一步為全世界服務。從個人來說,修德包括心、性、行三個方面,其中主要包括品德、道德、公德、公正、平等、慈善、敬愛、真實、修持、光明等十個原則。練功講究走正路,胸懷坦蕩,始終要為他人多做貢獻。
  嚴新大師在向氣功愛好者傳授功法、進行品德訓練中,要求練功者努力處於“忘我”狀態,“為公春不老,忘我勝仙佛”,要力求和外部環境相應。努力使自身心理素質達到高度的淨化,逐漸進入一種將自己於集體、國家、社會、人類、宇宙融為一體的狀態,這樣才會自覺地關心他人、集體和國家的利益,自覺地投身到建設事業中去。
   嚴新大師認為,中國氣功發展到今天,在行將跨入21世紀的時候,更應該堅持以德為本,才能達到科學地、健康地發展。
重德要靠修持,以恬淡虛無為常。對這位具有濃厚傳奇色彩的氣功師,有人把他當作“神”,有人猜他是“億萬富翁”。實際上,他即不是神,也不是“億萬富翁”。他是“一個普通的江油家鄉人士,一個普通的江油乃至各地各界人士的小學生,一個普通的海燈法師師尊的弟子,一名普通的國家醫生,一名普通的應邀出訪的訪問學者,一名普通的氣功愛好者。”他並沒有因為成為世界名人而妄自尊大,也沒有因此而借用“名人效應”為自己撈一筆橫財。他的家庭仍在川東北的一個山區農村,土牆青瓦,低矮的柴灶,長條的木板登。吃水靠肩挑,燒飯靠柴草,他的父母、弟妹,至今仍在農村務農,這樣一位在國內享有很高聲譽的氣功師,生活十分清貧恬淡,一年到頭,每天只是一餐麵條,一餐稀飯,絕對素食。他無暇去舞場,也不去逛商場。
出山20年來,他為數億萬計的病人除掉了疾病痛苦,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為許許多多的人排掉了險難。但是他從不收取任何報酬,不要一分錢。他說:“儘管我個人從不收錢,但我不反對其他氣功師和氣功組織收錢,只要做到恰當,他們收取一些報酬也是可以的。”20年來,他正是以他的實踐,向世人表明了一個氣功師以德為本的高尚情操。
.將傳統氣功引向人民大祛眾病強身為社會各界人士的健康益智服務
   
科學技術和社會經濟的迅猛發展,加快了人們生活的節奏,現代生活向人們的健康提出了許多新挑戰。為了讓病人解除病魔地折磨,為了給普天下的人們康壽聰慧和家庭幸福帶來活力,嚴新大師自出山以來,特別是自1984年以來,用深切的理解和誠摯的感情,給那些疾病纏身或生命垂危者以希望、溫情和健康。
     
多年來,嚴新大師治病的奇特方式和神奇療效,受到了海內外人士地讚譽。在他治癒成千上萬名病人中,油耳聾40年的患者,聽他帶功講課一次,就恢復了聽力;有身患數個腫瘤的病號,至一次診治,腫塊全部消失。有患白塞氏綜和病症,6年不能工作的教師,一次治癒後,在其學校奪得了女子長跑第一名。類似病例不勝枚舉,這裏介紹幾個罕為人知的病例。上海的一名越劇藝術家,在去歐洲演出之前嗓子沙啞了,在她和嚴新大師匆匆肩一面後嗓音就恢復了正常,從而順利地完成了出訪四國的任務。廣東體委的梁麗珍,曾是我國一位乒乓球世界賽女子單打團體冠軍,後來她身患多種疾病,肩到嚴新大師時,竟神奇地跳起連她自己也未曾聽說過的海南民間神化故事--鹿回頭舞,嘴裏不時除出鹿鳴的聲音。自那以後,她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
     199023,嚴新同志隨中央電視臺專題片攝製組來到山城重慶,正遇上自重慶第一人民醫院外科一位54
歲的老護士長右手腕不幸骨折。當嚴新同志一到達重慶,這位護士長的親屬便找到攝製組導演,懇切希望能得到嚴新同志治療。在得到嚴新同志和攝製組的同意後,老護士長在其丈夫的陪同下,帶著醫院原診斷書和X光片,來到了攝製組。在攝製組人員打開燈光,調整好攝像機鏡頭之後,才將嚴新同志請出來和病人見面。嚴新同志出來後,極溫和地和病人互致問侯,並為病人倒了一杯茶水,爾後即告辭去了別的房間。就在這時,那位病人的臉色開始發紅,主動地、熟練地將纏在右小胳膊上繃帶、夾板和石膏打開,用右手端起水杯喝茶、又用右手從上衣口袋中取出梳子梳頭,接者在沙發前的小木登上做了幾個俯臥撐。她挽起右手腕,發現紅腫消失了,疼痛消失了。她大聲地笑了起來。“好了,好了,一點不腫痛了!”這時,嚴新同志才從房間裏走出來,請人拿了一個練武術用的7.5公斤重的啞鈴,請這位病人當場試舉。儘管這位護士長說她從未舉過這麼重的啞鈴,而當時居然用骨折20幾個小時的右手,江啞鈴從地上拎起,舉過了頭頂。從中午1240分見面,到124430秒舉啞鈴,僅4分半鐘。一個骨折病人,不吃藥,不打針,未做任何技術處理,腫痛立即消失,使在場人員無不感到驚訝。一位司機同志激動地說:“絕了,絕了,太神奇了!過去只是在小說中見到過,這次真的看到了。”為了進一步驗證其真實性,攝製組成員又來到重慶市第一人民醫院外科,清外科住院部主任介紹他頭天下午對骨折病人的診治和處理過程,聽完後更始大家感到嚴新氣功的神奇及其真實性。
   
北京拖拉機公司鍛造廠宋殿章,曾因被天車所吊重物壓傷右腳腕部,北京積水潭醫院確診為距骨骨折。從19824月到19865月,他跑遍了北京各大醫院,結論大同小異。由於時間過長,局部已缺血性壞死。雖經內服、外敷等藥物治療,但收效甚微,以雙拐代步,且只能走15分鐘左右。當時,中西醫均以無法解決。1986530,他突然接到嚴新同志在北京打來的電話,約他61去治病。老宋接過電話,真實喜出望外,按時到達約定地點。見面後,嚴新同志讓老宋坐在紗發上,他打來一盆溫水,放了一勺鹽,讓老宋將腳泡在水裏,囑咐老宋“閉上眼睛,不要說話”,然後就走開了。大約過了30分鐘,老宋感到從腳向上開始發熱,直到全身。又經過兩個多小時,老宋的骨折處疼痛消失,竟能丟掉雙拐走路!他對採訪的人說:“嚴醫生解除了我最大的痛苦,使我感激不盡!”
   
1987年起,他開始採用授功法兼治療疾病的方法,開創了大型帶功報告群體效應的先河。所謂帶功報告,就是指嚴新同志面對成百、成千、成萬個聽眾發表演講,一邊講解氣功理論、練功方法和注意事項,一邊發放氣功能量資訊,並調動全場人體能量,給所有在場聽講的人同時調理身心和治療疾病,在這種帶功講課中,不少聽眾都有強烈的氣功反應,有的出現各種動作,有的口中出現各種聲音。一場報告下來,聽眾中有治癒疾病的,有出現閉穀的,也有出現特異功能的。
    內蒙古醫院的一位幹部,患糖尿病,血糖最高達158,尿糖34個“+”號,3年時間天天服藥。自從聽了嚴新同志的帶功報告,當日晚化驗尿糖正常,以後血糖也正常。有一對在總參三部工作的夫婦,男的患顛病20年,女的有胃病、腰病、關節痛,聽了帶功報告後,兩人的病都好了。山東棗莊有個姓黃的女同志,35歲,她在1987421專程到北京某醫院復查腎結石病情,結果表明仍有結石。當天晚上她到會場聽嚴新同志講課時,才知道有些病可以馬上治療,想檢驗一下,第二天她去醫院復查,醫生將兩張片子反復對照,發現腎結石消失了。清華大學有一位老師30多年一直患有嚴重貧血病,血色素一般在6左右,不能工作。他在聽報告前,醫院化驗血色素為6.5,聽了帶功報告後再去化驗,血色素竟上升到13.3。遼寧有一位20多年練氣功的 姜宗琴老 太太,70多歲了,她文化水準不高,可在嚴新同志作帶功報告時聽得很認真,回家後當天晚上就不吃食物樂,出現了氣功中的“辟穀”現象。從1987年到1990年,嚴新同志應邀在北京的中央黨校、文化部、建材部、廣播電影電視部、國防大學、海軍、國防科工委、二炮、總參、中科院、北大、政治學院、中醫學院、求實雜誌社、新華通訊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視臺、光明日報社、中國青年報社、首都鋼鐵公司、中國藝術研究院等許多部門和單位作報告。並應邀到了上海、江蘇、遼寧、內蒙、河南、河北、陝西、山西、湖南、雲南、四川、浙江、廣東、天津等省市區,作過幾百場帶功報告和講座,場場爆滿。在內蒙的一場報告會,聽眾多達3萬人,時間長達14個小時,規模之大,聽眾之多,實屬罕見。嚴新同志的這些活動,為弘揚民族優秀文化,為宣傳氣功,為氣功正名,為將氣功引向人民大眾做出了貢獻,使全國數以萬計聽眾得益於其中。許多人在聽了帶功報告後,疾病緩解,甚至痊癒,有些人反映精力旺盛,全身舒暢。
   
我們曾就帶功報告產生效應問題,求教過嚴新同志。他認為,聽眾按要求的姿勢、要領、注意事項去做功,認真聽講,在當時或過後,必然會有某些治療、增功、激能等作用,這可能是一種生物磁場的共振效應。因為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生物電磁,腦有腦電、心有心電。而在報告場中有不少人的氣功造詣比較深,他們體內氣功資訊能量比較強。這樣通過報告會或演講形式,再加上講課人發出氣功的激發能量,把整場氣功資訊能量調動起來了,產生生物電磁場共振,從而形成了一個比較強的“氣場”。聽講的人就會在“共振效應”中收到各自應有的效益。那麼,嚴新同志所講的“氣場”是否是一種客觀存在呢?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所幾位專家曾經用兩種探測元件,測量了嚴新同志作報告時的氣場。他們測量了五場報告,共33個點。兩種探測器都找到高於本底510倍以上的效應,證實了氣功“氣場”是客觀存在的。
   
多年來,嚴新同志在為人治病時還有一項“絕活”,就是遙感診治。他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有生物電磁場,或者叫光輻射,或者叫輝光,氣功則稱為“氣”。就是說每個人體內有光,體表也有氣,而體內之氣又分為物質和功能的。物質之氣和功能之氣綜合起來又稱為真氣或者元氣,通過有功的人在用功狀態下有可能從病人體內將它推動。或將它激發,或補氣、提氣、散氣。也就是說,氣功醫師發功狀態下使自己的氣感加強並發出部分外氣,作用到病人身上,與病人的氣相互發生作用,而後再吸收回來。在這個過程中,氣功醫師就可能感應、體察到病人的一些異常現象,這就是感應查病。這種感應查病方法,還可以突破時空,既能查病,也能發放氣功資訊進行遙治,收到不可思議的治療效果。重慶市外科醫院有一位陳主任,他想請嚴新同志查查他的病史。一見面,嚴新同志就說,“陳老,你的闌尾為什麼做橫切口?”陳主任一聽,翹著大拇指說:“不得了,不得了,病家還沒開口,便知病家病由。過去我在蘇聯留學時,蘇聯的外科不太發達,大夫將我的闌尾做成橫切口。”遼寧省軍區某幹休所一位軍醫,患惡性淋巴瘤。這種疾病惡性程度高,病情發展快,死亡率高。病人曾在北京幾家大醫院診治,病情未見緩解,出現了持續高燒,噁心,全身乏力,不能站立,僅靠輸液維持生命。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她的姐妹們從外地趕到北京,準備見最後一面。當她們得知嚴新能治病救人的事蹟後,懷著一線希望,懇請治療。當時,嚴新同志只是與患者的姐妹見了面,通過她們傳遞氣功資訊治療,並且讓病人出院治療。第二天,病人在高燒80.3°C的情況下,毅然出了院,沒有想到當天下午病人的體溫就恢復了正常,並且能下床走路了!一周後就能做體育鍛煉項目.
   嚴新氣功能治病,而且能治療一些疑難病,如冠心病、外傷性截癱、癌症等,目前正在國外探索治療愛滋病和戒毒試驗.在已治癒的很多病歷中,均獲得了醫學上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還應該看到,氣功治病是有條件的、有限的.嚴新氣功也同樣如此.對此,嚴新同志有清醒認識的,他說:有些疾病,入腦血栓、腦血管障礙,包括腦瘤、腦水腫等等,氣功治療效果不甚理想.即使能治療的疾病,在不同人身上效果也不一樣.氣功不能包治百病。
.將傳統氣功引入科學殿堂與科研生產部門合作為社會經濟的發展服務
  
嚴新同志不僅從幼年時代起長期接受了系統的氣功訓練學習,具有一般氣功師非能比擬的修養和功夫,而且又是目前氣功師中極少有的受過國家正規高等教育的高級醫務人才,並經過較長時間的醫務臨床和實踐。正是由於嚴新同志具有如此特殊的經歷,所以使他形成了一種對現代自然科學的態度——主動與自然科學家結合,努力把傳統氣功引入科學殿堂,這就是嚴新同志對自然科學和和氣功之間的關係的辯證認識的一大特點。如今嚴新同志雖然成為一個名蚤海內外的氣功師,但他對人體科學、生命科學和宇宙科學的探索和攀登,確實十分執著,從未放鬆過。
   
早在1986年初,嚴新同志為弘揚氣功大德,就確立了與自然科學家合作,並開展研究的設想。當然,嚴新同志也十分明白,科學設想並不能代替成功,需要付出極其艱苦的努力,如要靠科學實驗作為理論基礎,要有正確的邏輯推理和思辨,要有科學的工作方法,要有較好的物質和條件。為此在1986年夏,當嚴新同志剛剛到北京就向總參謀部的李振興政委表達了自己的意願,然後在這位老紅軍的安排下,與在氣功科學研究界比較有名望的自然科學家陸祖蔭、王永懷等進行了促膝長談。這是一次具有重要意義的會面:一方面嚴新同志使 陸祖蔭 教授等領略了他的非同一般的氣功治病功夫——因為同去的還有被他從死亡線上剛剛救回的揚吉祥工程師的兩位同事。揚吉祥工程師因從高處摔下,致使椎骨兩處神經斷裂而被多家大醫院宣為不治之症,但經嚴心同志數小時的氣功治療,不施手術,未服任何藥物,竟然可以下床,並借助它物行走。另一方面,這次會面也是一個標誌,從此一位元氣功師與科學家共同去探索人體科學的奧秘,開創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史上全新的一頁。
正是嚴新同志運用了自己非凡的功力,與科學家們在世界上第一次證明了一個極其重要的科學命題——人體可以不接觸物質而影響其分子性狀。人們早就熟知無數位自然科學家早已證實了的一條真理,即物質與物質間具有作用。但在哲學上,人們卻忽略了一種境地,這就是忌談論人體對物質的作用(無形的非視覺不可看到的),但正是在這樣一個十分敏感的命題上,嚴新同志以其科學和嚴謹的態度,與自然科學家們合作,用“氣功對具有生理作用的溶液影響”等一系列的實驗論文,將人們帶進這個眾人注目的熱點。
時至今日,人們已較普遍地接受了“人體可以對物質產生作用”的這一科學的命題。全國各大科研單位和高等院校中,成千上萬的科研工作者和氣功愛好者正在從不同角度和深度來繼續論證著這一命題的內涵。嚴新同志和科學家合作,揭開神密的科學真面目的同時,也在向現代科學多個領域提出了挑戰。這個挑戰是由陸祖蔭等科學家們發起的,他們以科學家的身份向世人宣佈:氣功的作用不僅具有方向性,而且具有超具的作用。而激起科學上軒然大波的人卻是嚴新同志。如果不是嚴新同志具有如此非凡的能力,科學家何以能發現並證實它的存在呢?問題的複雜性和嚴重性還在於所有的這樣一類的人體現象,是現代科學的現有理論根本不能解釋的!從另外角度講,正式由於這許多實驗事實表明,自然界中尚存在著大量目前科學理論所未能觸及的基本規律。就是說:在人體科學的領域裏,自然科學的基本框架必須發展和深化。 
1987年,嚴新同志和科學家們合作實驗的大量結論被報紙、雜誌等宣傳媒體披露以來,許多有識的科學家為此感到深深的欣慰,特別象 錢學森 教授等這樣一些我國最傑出的科學家,他們以其特有的深逮而敏銳的目光透過一張平平常常的實驗圖形和表格照片,洞察在其後面的廣闊而誘人的嶄新的領域,高度讚揚這是氣功科學研究的“一個重要突破”,滿懷熱情地指出“這是科學的新發現,科學革命的先聲”。希望能向全世界及時的宣告中國人的成就。從而為氣功正名,為氣功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氣功科研的發展,如同其他學科的發展一樣,真實性很難被大多數人們所理解,在前進的道路上,充滿了艱辛。這是由於氣功在其數千年的發展中,總是在三教九流中廝混,既有著神秘甚至是帶有些迷信色彩難以登上大雅之堂,又因為現代科學家們尚沒有對其進行深入地系統地研究,人們還不能用十分簡潔的理論敍述氣功。因此,對氣功科研工作及其成果,便褒貶不一,懷疑者有之,反對者有之。有的竟不顧事實,撰寫文章,發表談話,自編自演電視錄影,“揭露”氣功科學及其成果是“虛假的”,“騙人的",“偽科學”。並且對科學實驗所涉及的科學家們和氣功師進行不友好的人身攻擊。面對如此強勁干擾,氣功科研有可能再一次受挫而停止。然而嚴新同志並未因此而中止對科學的探求,他堅持科學的態度,在張震寰同志的大力支持下,更加大了科學實驗的步伐,創造出一個個奇跡,成為中國氣功科學研究史上突破性的時期。
   
在開展氣功科研的征途上,嚴新同志既具有堅韌不拔的頑強毅力,又具有令人敬佩的的博大胸懷。他將來自多方面的抨擊深深地埋進心底,不願回擊,也無暇回擊。除了向抨擊者表示理解和真誠的尊敬,並引以為戒,更加緊了氣功科研的進程,開始了一場意義更為深遠的工作,探索將氣功技術應用于現代工農業生產之中.為社會經濟發展服務,為社會的物質文明建設創造財富,貢獻力量。於是,他在科研、教學、生產部門的合作下,進行氣功外氣對小麥、人參等多種植物的種子的發芽、生長、提高產量的試驗。並和北京、南京、廣州、瀋陽等城市的軍隊醫學科研部門及多個大學科研所合作,進行氣功外氣對人體科學、生命科學、宇宙科學多方面研究,涉及到工業、農業、軍事、航太、醫療衛生、體育競技、智力開發、生物化學、原子物理等多個學科,從細胞分子,從原子到原子核,不斷地向廣度和深度發展。並和國外的科學家和合作,對攻克愛滋病和癌症病毒的研究.對戒毒的臨床試驗,其成果引起了西方社會的震動和眾多科學家的興趣。
   
他在和清華人學有關學者進行氣功科學工作中,其情景是很動人的。他們曾經頂寒風,冒酷署,北進東北,南下石家莊。他們共同試過啤酒酵母,改過酒精生產菌,到過味精廠,也去過醬油池,廣‘泛進行探索和研究。艱辛的努力結出了碩果,19904月,由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學術委員會主持的,以我國著名的科學家貝時璋、方心芳、胡海昌為首組成的一個專家委員會,認真地聽取和審查了名為“氣功誘變工業微生物菌種可靠性實驗研究”的系列論文。清華大學、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以及中國華北制藥廠的專家和學者們以大量的基礎可靠性及工業應用研究實驗,向世人披露了一件令人震驚的結果,這就是嚴新同志與以上單位一百多位元科學家、學者、教授、工程師及工人合作歷時三年時間,克服令人難以想像的重重困難,把氣功科學的基礎研究十分巧妙地和工業應用研究結合起來,取得了重要的突破,一株株經過這種新型生物處理方法選育出來的高產菌株,有的甚至是國際第一流水平的菌也篩選出來了。面對這令人鼓舞的成果,科學家們不僅看到其廣闊應用的領域和可觀的經濟效益的誘人前景,更看到了它的內涵和現象展示出了眾多的嶄新的生命科學的課題。對此,我國著名的生物物理學的奠基者 貝時璋 教授 和方心芳 教授共同熱情地命名該技術為“生物處理技術"。身為我國著名的微生物學老前輩,國家菌種保藏委員會主任,前中國科學院生物研究所所長、學部委員,八旬高齡的 方心芳 教授,盛讚“這種方法是中國人首創的新技術,它肯定是一種新型的生物處理方法。由於它面對的是整個微生物界,所以我衷心地希望我們中國入能在生命科學研究領域內走在世界前列!”同樣國內的其他許多著名學者也對此項研究給予了高度評價,指出它的意義不僅在於為中國的人體科學研究拓展了一條新路,更在於它為世人提供了一個由基礎研究迅速轉化為生產技術的令人信服的範例。
   
在攀登氣功科學研究高峰的征途中,嚴新同志成為氣功科研工作的典範,是由於他在與自然科學家密切、廣泛的合作中,探索人體科學奧秘而成效卓著,也由於他無論在何種條件下.都從不動搖獻身科學的信念;更由於他把人體科學的研究、主動地和工農業生產相結合,從而給90年代的人體科學研究注入了新意,使之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並和國內外獻身氣功科研的科學家與氣功師共同迎接人體科學、生命科學研究新的春天。
   
四.將中國氣功推向世界為祖國增光為促進中外文化交流服務
   
氣功這顆炎黃文化璀璨的明珠,幾千年來在中華大地上不斷閃爍出奪目的異彩。隨著現代化文明的發展,中國氣功也開始跨出國門奔向世界。作為氣功科學家的嚴新同志,繼80年代先後訪問了日本、泰國以及香港澳門等國家和地區之後,又於19906月應“世界中醫大會與世界氣功大會聯合會”之邀,到美國進行醫學氣功學術交流。接著又應加拿大、墨西哥等國的邀請,分別在斯坦福、柏克萊、麻省理工、哈佛、耶魯、普林斯頓、聖丹、加州理工、哥倫比亞、加州大學、康州大學、麻州大學、國際大學、伊利諾大學等70多所高等院校及研究機構進行講學和科學試驗。
    19901216,普林斯頓大學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普林斯頓工程奇異現象研究所名譽院長、空間科學教授羅伯?
喬治.向嚴新正式發出邀請,希望他能“親自參加普林斯頓工程奇異現象研究試驗室關於揭示氣功影響人與機器設備內在相互作用的試驗。,,並說;“我們有最先進的設備和設計去測試和觀察與人的意識相關的影響和效應,甚至連極微妙的敬果也不會被忽略掉。根據您多年的修練和經驗,和您對這些原理深入理解,也許我們不僅僅能證實這些現象的存在,而且能在令人敬仰、德高望重的東方高功能大師和西方現代科學之間架起一座聯繫的金橋。”
    l990
12l0日,紐約中國傳統醫學院院長王奇偉,致函嚴新“我們謹以極大的榮幸與愉快通知閣下:閣下作為本院的客座教授與美國氣功協會首席顧問所進行的一系列實驗巳經獲得重要的成果,於921O1O日、及11l4日分別接受閣下治療的一批愛滋病人已感到明顯的起色。病人的療前與療後血液檢測對比報告顯示了他們在免疫系統方面的進展。”隨之,再次向嚴新發出邀請說:“我所有的同事們都深信,閣下所進行的開創性的治療實驗將揭開人類醫學史的新紀元——愛滋病將不再是不可戰勝的,閣下的偉大貢獻將幫助人類戰勝世界上最危險敵人——愛滋病。”1992124,美國意識研究基金會兩位科學家聯合致函嚴新,邀請他參加“福蘭斯諾”研究項目,即氣功外氣對物理系統產生的可測試到的影響。”他們說:“這是一項中國和美國科學家之間的聯合試驗。”同時還明確表示:“任何涉及我們試驗的科學論文將代表中國和美國兩方,論文作者的名單中,您的名字將排在第一位,發表論文也是如此。”並說:“我們將歡迎您選定的其他中國科學家參加我們的試驗研究小組,共同工作"
   
為表彰嚴新對中美文化交流和氣功、醫療保健事業的貢獻,1990624,東方醫學院、美國針刺和東方聯合會,東西方治癒藝術學院三個醫學團體,共同向他贈送《獎狀》。19901026,加利福尼亞州政府頒發證書,授予嚴新為該州“榮譽市民”,並決定自簽署之日及至今後“享受應有的一切權利、特權和義務."19901127,美國超越個人心理學學院院長阿爾弗雷德?阿斯切勒博士發出聘書,鄭重聘請嚴新為該院“研究教授”。美國前總統布希 和第一 夫人巴巴拉,自l 990年至l 992年問.先後8次以責賓禮遇會見嚴新,稱頌他為“當代聖人”。布希還表示.願意接受嚴新氣功的治療。
   
由於嚴新氣功具有無可置疑的科學性,和神奇療效.,因之聲名鵲起,各國嚴新氣功愛好者隨地皆有,除他曾訪問過日本、泰國、加拿大、墨西哥之外,菲律賓、澳大利亞、法國、德國、新加坡等國家的有關部門隨之也紛紛發出邀請,誠聘嚴新去傳播中國氣功。為滿足各國人士對中國氣功的探索和進行國際範圍的科學研討。1991年,在經過充分醞釀和籌備的基礎上,“國際嚴新氣功科學學會”在美國聯邦政府註冊。這個學會本著“弘揚東方文化瑰寶,繼承人類遺產精華,促進國際文化交流,研究氣功科學原理,探索人體生命奧秘,為人類的健康、長壽、和平與幸福服務”的宗旨。積極組織世界各地氣功愛好者研究嚴新氣功,收集編譯各國文字的嚴新氣功書籍、資料及刊物,向各界人士介紹華夏文化和中國氣功。交流有關資訊。並籌建了嚴新氣功科研組、科研中心和教育學院。該會目前在很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分會。“國際嚴新氣功科學學會”還發起組織了八屆“國際嚴新氣功健身班”和“國際嚴新氣功講習班”。在訓練班上,嚴新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氣功愛好者,先後傳授了十幾套鮮為人知的秘傳內功功法,他把傳統秘功中隱晦難懂,一直被視為“迷信”的關鍵內容和意境,以無與倫比的智慧,用精闢準確的現代科學語言表述出來。他用“口傳心授”的高功夫,激發學功者自動進入內功之中的觀想“仙境”,促使許多人迅速開悟,學到了真功,出現了許多奇跡,轟動了輿論,擴大了中國氣功在世界的影響,為我們國家和民族增了光。
    1990
7月間,嚴新同志在紐約舉辦了四場帶功講座。在其中兩場講座中,約有13的聽眾隨著他演講,情不自禁的發抖,擺晃身體,頓足捶胸,有的嚎啕大哭,有的大笑不止,有的甚至滿地亂滾。一位 華人 女士寫的《發功記》中說,她怎麼也沒想到,其“先生K”竟也發了功,念念有詞,德語加英語還夾上了他學了一年的古希臘語”,先是“身體晃來晃去”,接著搖晃到過道上,成了場內“唯一離開座位的男性”。“場上的人立起來的越來越多”,“千姿百態,各有神通”,“坐在這樣的氣氛中,不由你不信,也不由你不虔誠。”“聽這樣的帶功講座,不僅懂中文的華人能激發動功,就連外國人有的也出現了動功,隨著嚴新的講話出現許多一般人眼中不可思議的行為。”有的人自發功後還治好了病。“嚴大師到夏威夷去時,在一次講座上,有一位美 國 女士突然頭痛得不得了,在地上打滾,當時好些人都驚荒失措,嚴大師說不要緊,她有頭痛病,正在調整,結果她打滾起來後非常高興,甚至痛哭流涕地給我們說,她的頭痛病已有十幾年了,聽了這場報告,一陣巨痛後就不痛了。3天以後,在夏威夷大學舉行講座時,她再次來聽講,非常高興地證實頭痛確實好了。"陳慧獻在《來自加州的報告》中寫道:l9907月,她“正在美國加利福尼亞探親”,在三藩市遠東酒樓為嚴新帶功講課而舉行的一次“自費晚宴”上,與她對面的一位是坐在輪椅上自發蒼蒼、面目和善的老太太。老人很痛苦地回憶說:“43年前,在山東老家生孩子,不知咋的著了涼,才37歲,就不能動彈。40年前我移民到美國來。什麼藥都吃了,什麼醫生都看了,但是還沒見好。”就在這次會上,嚴新端著一杯茶水,一桌接一桌地“敬酒”。當輪到 那位老 太太,老人仰起頭大聲說:“嚴大師,我癱……"嚴新馬止制止:“老人家,不要說你的病,也不要叫我大師,就叫我嚴新醫生吧,你告訴我,你想幹什麼?"老太太說:“我要站起來。"嚴新平靜地說:“那你就站起來吧:”老太太用雙手扶著桌面一下子從輪椅上站起來,四周的人都驚呆了。老太太兩眼閃著感激的淚花,接著又問:“我可以走路嗎?”嚴新仍然那樣和善地笑著說:“您想走就走吧!”老太太便大步大步地走了起來。在場所有來賓都歡呼起來。老太太邊走邊笑,邊笑邊流淚。當她繞大廳走了一圈回到自己的座位時,嚴新對她說:“你不要太激動,坐下吃點東西。回去後多練習走路,就好了。”之後又給老太太開了藥方。散會後,老太太由孫女扶著走下樓去,滿面笑容。從此,老太太便不再乘輪椅。這位老人叫夏元娥,那年80歲。她的奇跡被美國宣傳媒介多次報導,轟動了這個絕大多數人不理解東方文明的國家。芝加哥馮金玉老人l99210月寫的《氣功與我》一文介紹了他參加嚴新同志在香檳市舉辦國際氣功健身班時的親眼所見:“有一位小姐.於車禍中受嚴重創傷,大腿三處骨折,無法進入我們的會場,遂由她的母親推著輪椅參加訓練,到了第四天,她居然可以站起來,而且可以來回慢慢地走兒步。到了第五天我們舉行晚會.她居然可以與會員們共舞。我第二次去香檳城時,在樓上練功,見她上下樓梯自如,完全靠氣功不藥而愈,真是太奇妙了。”這位小姐姓李,是大學博士研究生。健身班結業四周後,她就能跑400了。
   
《華報》1 991年發表的署名王世甯的文章,講述了發生在他自己身上的奇跡:l 970年因交通事故,他的嘴下巴撞裂,傷勢頗重,後經縫合,住院治療3個月,但下巴的神經死掉了。 20年來,去過不少醫院,找過不少醫生,一直沒有辦法。在嚴新訪美期間,他曾幾次參加帶功講座和帶功晚餐。在他第一次和嚴新接觸交談時,只簡單說了幾句,嚴薪告訴他:“你的下巴已經好了。”後來,他下巴的神經竟完全恢復了。
   
嚴新同志治病奇跡,在西方社會引起各界矚目,成為報刊、電視爭相採訪的熱點。《國際日報》1 990929日刊出《神奇萬能中國氣功大師嚴新專欄》,做了較為集中的反映:85,洛杉礬莎迪那希大飯店帶功講座,四位坐輪椅的老人先後站了起來,並可繞場緩行。一美國婦女,3歲患小兒麻痹症,後又遭車禍。手腳全部失去知覺,而且變了形,只一側臀肌尚有知覺,但經常疼痛,苦不堪言。聽講座時,一隻手像點穴似的自動觸摸臀部痛處,疼痛逐漸消失,手腳也有了冷熱感覺。美國佛教法師恒朝,8月不幸受傷,上肢骨折,不能活動,他連夜由萬佛城趕來三藩市,經與嚴新交談l O多分鐘,當場上肢便能自由活動,提起東西,自己還親自駕車返回萬佛城。三藩市一6歲小孩,3年來血小板減少,一直在3萬到6萬之間,在由父母帶領參加帶功講座後,第一周與第二周兩次化驗。血小板都已上升到l3萬以上。洛杉磯熊貓電視臺 曾 先生,面部右側生一肉瘤,在他為講座錄影時,肉瘤竟自動消失。聖地牙哥國際大學一位老人左耳聾多年,嚴新用一發過功的棉球塞入老人的右耳,馬上恢復了聽覺。
   
世界最著名的微生物學家之一、美國科學院院士、1992年世界最高微生物科學獎獲得者卡爾 沃爾斯 教授,世界著名工程技師管理專家SMWU教授,美國聖地牙哥理工學院院長、著名電子工程專家WaIter?HKU教授,都曾是嚴新氣功訓練班的貴賓和學員。一些科學家在參加了嚴新氣功訓練班後,都很激動,他們說嚴新氣功給西方打開了一個他們過去不曾想到或不敢相信的全新的世界。


出處:http://www.qingyunju.com/xin/Article/Catalog10/7.html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