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再次看完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空閒時總會隨手拿一本書架上的書,這本是五年前首次看的,當時學會一點:當很順利在路邊找到停車位時,都會對宇宙說出來「謝謝,謝謝」。後來有幾次朋友剛好看到,都說跟我出門真好,其實除了運氣,還有我的真心。

這一次我看懂了裡頭說的幾點:「要讓自己大於問題」、「要讓自己大於心靈」「、要讓自己大於不舒服」。如果有1~10的等級,最小是1,一般人總設在2~3的不舒服等級,如果問題來了,是5~6的等級,人就會不舒服。可是如果把自己的溫控設在9~106~7的問題或不舒服,根本不算什麼。

作者哈福‧艾克認為,如果你把自己設的很小,例如說1~2,那麼隨便3~4的問題或不舒服,都會打倒你。

我最大的感受是,如果你現在是1都沒關係,只要你願意把自己調到2~10,那麼從現在開始,過去是1的你根本不是真實的你。即使你一開始只有能力調到2,跟1比起來,你已經是50%的不同了。若有一天你達到等級5,屆時的你80%都不同了;更不用說讓自己調到10的話,跟現在的1比起來,已經是幾乎煥然一新了。

所以誰說現在的你是真正的自己?

 

舉例而言,每一個跑者都覺得參加路跑之後就和以前不同了。那到底現在的你是真實的你,還是將來一個有可能不一樣的你是真實的呢?

每一個當下的我都是可以被超越的。

每一個今天的我都可能是假的。

明天以後,調高等級之後的自己,在當天(D日),相對於過去低等級的你,可能是真實的,但是過一陣子當你再度調高等級時,你又要超越(D日)的你了。每一天都可能相對於過去是真實的,卻也可能相對於未來是不真實的。

你非得要勇敢地讓自己不舒服,你才會認清自己是什麼!

大多數的跑者是從「跑不完一圈400公尺 」開始的,然後慢慢加到一次可以35710..然後每天跑5~10公裡沒問題,再來就挑戰21公里 的半馬拉松,幾次後就敢挑戰42公里全馬拉松 了。每當往上升一個距離的舒適度時(如從10=>21),回頭看前一個(10公里 )是沒什麼的,但當初從習慣於5公里 要晉升到10公里 ,必須是經過一些努力。

 

所以昨晚普拿大說「修正本身就是止境」。

 

現在的父母不敢讓子女不舒服,希望從小就給子女最好的,將來出社會最好考取公家機關,一輩子無憂無慮。那樣當然好,只是當事人可能習慣於舒服而經常把自己的不舒服等級調的很低,那樣就缺乏了解人生的機會。

有史以來最有財富者洛克菲勒所著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38封信,其中一封信開頭跟他兒子道歉,因為讓兒子無法從困頓中體會真實的人生。

 

當然不需要從工作或賺錢的不得已、不舒服印證,那裡有太多的不得不,而是可以從一些運動中慢慢體會。

昨晚新朋友S來到真蓆道場,覺得這裡的氣場真是太棒了,又有好茶、好音樂、好友、奇人異事、好的思緒、好的鍛鍊,卻為何人數不多,像是搞秘密組織?

除了時間比較晚開始,一開始創辦人就希望新來者能下場跑步,這二個門檻讓許多人卻步。

人類進入農耕社會後才幾千年,據考察,人類祖先歷經數萬年都在狩獵時期,追獵物與被野獸追,當時的人一天要跑16公里 ,400公尺 的操場是40圈,人類的基因是有這樣可以跑步的DNA,只是被制約到「跑步會傷到關節」。我們不鼓勵天天去跑16公里 ,但我們主張,「你要有讓自己不舒服的決心!」唯有一開始你勇於把自己的不舒服等級往上調,你才能看到真正的你。

跑步是宣示的一種。能跑多少都沒關係,盡量就好。像某哲學家說的,「就算你在跑步時暴斃,那也算好死,那你有什麼好怕的?」

另一種是靜坐。南懷瑾說過:「一個人如果連打坐時腿的酸麻都怕,那還談什麼修行?」沒有下個「讓自己不舒服」的決心是難以嘗試的。

第三種是站樁,雙腿微彎,先從3~5分鐘開始就好,隔一陣子再往上微調時間。

自發功、自發太極、自發瑜珈、自發舞蹈、自發拳法都是「很舒服」的,讓人耳目一新的,跟你調昇不舒服等級這件事沒關係。所以大多數人練自發功越練「鬆、靜、自然,隨它去」,越百無禁忌,可以邊練邊做任何事,長期下來「他還是他」。不然就是覺得無趣而慢慢地不練了,沒什麼好練了,或是去找別的東西來做升級版,如瑜珈、如太極。

對於想借這些達到明心見性者,我認為不如每天早上去種田二小時可能還比較能明心見性。

或是,透過跑步、站樁、靜坐,一點時間的不舒服,自動式的強迫、折磨自己的鍛鍊,自己都會發覺境界的。

對於初學者而言,這三種都會讓人不舒服,而且神奇的是這三種的身體共通點就是「脊椎要打直」。沒有人會駝背、會低頭跑步吧?站樁也是要求背脊打直,否則根本不曉得怎樣站下去!而靜坐儘管門派很多,但所有的靜坐都是背脊挺直的。

至於時間上,三種的 基本量都是30~40分鐘左右,對於初學者,前面20分鐘當作是開胃菜,後面是考驗。

跑步後半段會開始腿沒力、頭昏眼花,或光用鼻子呼吸不夠,汗開始流下來。

站樁後半段,腿開始支持不住、會抖,頭昏眼花、體溫上昇、汗如雨下。

靜坐後半段就是會打盹、體力不支、腿酸腳麻,不然就是想很多,想時間怎麼還沒到?

 

心要安適能讓身體太安適,或排斥不舒服,讓身心靈都變成無塵室。在工作賺錢之外全然地讓身體安適抗拒不舒服的人都把上天堂的門票遺落在瓦礫堆中

人生就是不斷地修正,讓自己不舒服就是一種修正的捷徑,不舒服過後才明白原來自己沒有被打倒,已經不一樣了。每一個人都有全體、完整的10級,為什麼你只願意看到自己的2~3級?而老是躲在2~3級保護傘下的你,又如何說得出口說你想找到真實的自己?

德性是在修正之後自然流露的,而不是你自己說有,它就自己跑出來。是你修正過後,相對於過去你的沒有,自然地「呈現有」。

人活著的目的就是讓自己更好,而不是得到多少或擁有什麼外在的東西──普拿大。

哈福艾克說,成為有錢人的秘訣不是一個人多渴望賺錢或多努力賺錢就能達到的,他所認識許多的富有兼快樂者,都是事先能夠修正並調昇不舒服程度的人。

所以,當真蓆道場希望你下來一起跑步或站樁時,不是要讓你受苦刑、受迫害。其實,背後是隱含一顆祝福你走上富有與快樂坦途的心!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