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每個月都有一位好(老)友走了的消息,前四個月去了四次殯儀館,六月初在上海以為可以躲過魔咒,卻又聽到F 先生5/31 走了。

週二把二老載回南部拜拜,一個人回到台北,端午節前一天送粽子到H 家,這是她沒有V陪伴在台灣過的第一個端午節吧,我猜。距離上次送粽子快30年了,那時其他幾個男同學都坐客運回家了,只有C來自金門,但金門機票很貴,所以他跟同鄉都沒回家。送粽子,只是想表達我關心而已。

H 的獨子叫許多外賣速食在他房裡大啖,她告訴我,從前在內地,17~8歲開始談的幾場戀愛,有一年的,有二~三年的,總是不能讓她全然快樂與滿足,經常到後來,像是雞肋。一直到遇上V她以為從此可以帶領她在心靈上成長,協助她找到生命的答案,但是她自始至終是個野孩子,不懂事,就這樣與F風風雨雨許多年,直到4V走了,再也沒人衝撞她的內心世界,把她好的、不好的都攤開來、挖出來檢視。這二個月,她才明瞭V對她的愛。

少數民族的V才華洋溢,這幾年病魔纏身但講起佛法總是能量十足常跟大家說的一句話:「我走了,你就會開始懷念我!」

我看過幾次HV衝突,那是地獄。現在的她,隨時一片祥和與無邪的笑容,她也沒想到當年一顆不安、不滿足的心,是飄到台灣這塊土地才紮根,牢牢地,再也不會搞不清楚、到處尋覓而不滿足。雖然單身,獨自撫養小孩,卻是如此安適自在,充滿樂觀與自由。

回家路上,想到CJ在那篇聯合文學「來聽美人魚唱歌」文章裡寫的:「W的身旁總有美麗女子,但像是種花,卻從來養不活!」經由H的娓娓道來,我依稀看到當年那一個追風的少年,為什麼總是忐忑不安?為何種花都會枯萎?

而現在,雖然無花可種,卻也因為找到心中一畝田,平安而喜樂。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