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作者:琳恩.崔斯特

出版日期:2012 05 10  

 

內文~~

在德蕾莎修女的故事裡,人們經常引用她的一句話就是:「認識我的方式就是認識我的工作;我就是我的工作。」這一刻,當我為這些孩子沐浴,並愛上了這些小寶寶時,我真的可以感覺到她的存在。我沉浸在這個洋溢著祝福的地方,不知時間過了多久,直到一位修女猛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才驚跳起來。她告訴我:「德蕾莎修女現在可以見你了。」

修女引導我來到一個走廊,穿越一個有二十名修女唱著晚禱的禮拜堂,然後請我坐在一個門邊的椅子上等候。我前面是個光禿禿的長廊,沒什麼裝飾,有一個很簡單的木桌子,兩把椅子靠在牆上。我坐在那裡往那長長的、昏暗的走廊望去,一個瘦小、彎著腰的身影浮現。我立刻就知道,那就是德蕾莎修女。

她從陰影中朝我走來,熟悉的身影駝著背。她微笑著,笑容燦爛,旁邊一頭黑色的拉布拉多犬靜靜跟在她身旁,顯然對她十分忠實。真的是她!德蕾莎修女,就在我眼前!我一時說不出話,屈膝親吻她細小、多節又粗糙的手指上的戒指,又出於本能親吻了她穿著涼鞋的腳。她將雙手放在我頭頂上一會兒,然後兩手捧起我的雙手,請我站起來跟她到有桌椅的地方坐下講話。我才一開口便感動得眼淚直掉。我告訴她,自我有記憶以來,她的行誼與奉獻一直帶給我莫大的啓發。我告訴她自己全心投入終結世界饑荒的工作,而且在某種程度上,這個一生的志業是從她的楷模與她勇於選擇如此生活的勇氣而來。我請求她為我二十歲的生病兒子,還有正與癌症搏鬥的母親祈禱,然後便開始聊起我的工作。

她知道反饑餓計畫和我這個人,知道我是該組織的領導人,也知道我的責任是募款。她告訴我,募款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工作,她很欽佩我有勇氣承擔為終結饑荒募款的工作。

她謙虛地形容自己是「上帝的一支鉛筆」,說她可以從我的眼睛與我的志業看出來,我也是「上帝的一支鉛筆」。這樣的肯定使我深深感動。與她同在時,我感覺到一股無條件的愛以及和全世界的連結感,這份感受異常深刻,令我止不住眼裡的淚水,只好邊流淚邊與她對話。

我們沉浸在這場親密的對話裡,但卻被走廊另一頭傳來的吵鬧聲打斷。

首先我聞到味道,接著聽到聲音:是一對中年印度夫婦,一男一女,兩人個子都很高,塊頭非常大,身上散發著濃濃的香水味,看來顯然是富貴人家。太太走在先生前面,急迫地朝著我們的小會議桌走來。她戴著鑽石耳環,鼻上也有一個,整個手臂都是手鐲,其中許多有寶石鑲邊。她濃妝豔抹,穿著藍白相間、點綴著華麗的金、銀織錦與刺繡的紗麗。她明顯超重甚多,腰間贅肉從露腰的緊身紗麗突出一大塊。

她先生的個頭更大,也比她更胖。他纏著頭巾,額頭正中央的地方有一塊黃寶石,穿著一件白色無領長衫(kurta),兩手的每一根手指頭都戴著戒指。在這個安靜的走廊,他們突然闖入我們寧靜而親密的場合,對我而言好比突兀的怪獸。

那位胖太太尚未向我或德蕾莎修女打招呼,就把相機一股腦兒塞到我手裡,然後跟她先生把德蕾莎修女從椅子上拉起來,讓她背靠著牆,站在他們倆中間。然後,他們就像兩座巨大而怪誕的書檔,夾在德蕾莎修女兩側,要求合照。

「我們之前沒有照相。我們得要有一張合照才行!」那位太太高聲抱怨道,然後揮手指示我按下快門。我的臉色鐵青,對這對財大氣粗的冒失夫婦感到怒不可遏,我與德蕾莎修女的美好時光竟莫名其妙被他們倆破壞。當我按下快門時,那位高大的女士嘀咕著要德蕾莎修女仰頭看向她,再照第二張相。德蕾莎修女因年事已高,加上骨質疏鬆症的關係,頸部是駝的,但那位太太毫不猶豫地把手伸向德蕾莎修女的下巴,逕自將它往上抬。我瞠目結舌,竟有人如此對待德蕾莎修女!我因為很想讓他們趕快離開,便迅速拍了第二張照。那位太太也迅速抄走我手裡的相機,甚至沒有對德蕾莎修女或我說一聲「謝謝」,就匆匆忙忙吆喝著,消失在走廊的另一頭了。

 

德蕾莎修女回到她桌子邊的座位上,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接續我們之前的談話。然而,我好像什麼都聽不見似的,被這對粗魯的夫婦惹得滿腔怒火。我可以感覺到血液在血管裡奔流,手心直冒汗。結束談話的時候到了,我含淚道再見,修女吻了我的雙手,我也輕吻了她的,我們擁抱,然後道別。

我穿過育幼院,走向那部等候我的車子,展開四十五分鐘的返家旅程。我仍冒著汗,呼吸沉重,腦中不斷重播剛才那一幕可怕的畫面,他們那副惡形惡狀、理所當然的德行……當我回想起那個高大女人強迫德蕾莎修女抬起下巴的那一刻,就再度怒火中燒。我心裡充滿可怕的念頭,想到那兩個傲慢無禮的囂張有錢人,憤怒就滋滋作響地熊熊燃燒。我全身緊繃,流淌著一股仇恨。

在返回飯店的路上,大約過了十五、二十分鐘後,我終於冷靜了下來。我發現自己感到有一點羞愧,竟然在與一位地球上最啓發人心的精神導師之一同在之際,將自己縮小成仇恨與偏見。我回想這一切,了解到德蕾莎修女對這對有錢夫婦一點問題也沒有。對她而言,他們也是上帝的孩子,和她所收留的孤兒們一樣,不多也不少,她以愛和尊敬對待他們,然後平靜地回到她和我的對話。

我一向認為自己對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寬容大度、心存慈悲,然而現在,我卻見識到自己的偏執有多大,見識到自己慈悲心的限制。我見識到自己醜陋的偏見,反對有錢有勢之人的偏見。他們不是我這邊的人。他們就是那些我無法盡情擁抱、包含在我的愛的小圈圈裡的人。他們很粗魯、他們很醜陋、他們一點也不優雅。這一刻,我也看見,與這對行為囂張的有錢夫婦相遇的經歷,讓我第一次能夠面對並認識我自己的偏見。當時,我還沒能想像到,這次的教訓在我生命中產生了多大的影響。

回到旅館時天色已暗,已經很晚了,情緒經過了一天雲霄飛車般的大起大落——從一早得知即將與德蕾莎修女見面,到實際與修女在一起,到會面被打斷的沮喪,到滿腔怒火,然後到自己有所領悟的羞愧心情——我感到疲憊不堪。於是,我點亮一根蠟燭,坐下來寫信給德蕾莎修女。我向她訴說這一切經過,包括我對那兩位訪客難以遏制的憤怒、仇視,以及痛恨,然後與她分享自己發現心中偏見時所感到的震驚,以及和她在一起時亦難免遭遇的慈悲心的限制。我請求她的原諒,也請求她的指引。

幾個星期後,我收到了一封她親筆信。她在回信中如此提醒我:我一輩子對窮人、病人、弱者展現慈悲,那是我的自我表達與服務精神最容易開花結果之處。窮困的惡性循環,她說,向來已被清楚點明,也已眾所皆知。較不顯著且幾乎完全未被意識到的,是富裕的惡性循環。人們經常未能看見富人容易落入的陷阱,以及富人所受的苦:孤單、隔絕、心腸變硬,以及可能因財富負擔而造成的靈魂飢渴與貧乏。她說,我尚未將慈悲擴展至強者、有權有勢者,以及富者,然而他們和世上其他所有人一樣,都需要慈悲。

「你必須為他們打開心門,成為他們的學生、他們的老師,」她在信中這麼說。「開放你的慈悲之心,將他們納入其中,這是你畢生志業裡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要拒他們於千里之外,他們也是你的志業。」

 

這個想法猶如醍醐灌頂。有錢人也是人,當然,也有他們的痛苦與悲傷,但我從未想過他們也是有所匱乏的,我現在開始看見這一點了。他們的錢財帶來物質上的舒適,並提供某種程度的保護,讓他們不必接觸平凡生活的一些不便利,不需被迫接受某些事情。不過,財富與特權生活,也阻礙了他們體驗日常平凡生活的豐富多樣,以及人際關係與有益工作裡較正常、健康的「施與受」,而那是人類經驗最美好的一部分。屢見不鮮的是,財富扭曲了他們與金錢的關係,擴大了他們在精神生活與金錢互動之間的裂痕。性侵犯、心理虐待、上癮、酗酒、遺棄、蠻橫的暴行等,都是隱藏在高牆豪宅、深色車窗玻璃背後,那失控世界的一部分。傷感情的拒絕、撫養權的爭奪戰、為爭取更多財富而不斷興訟等,再再讓家庭成員變得冷酷無情、心扉緊閉。輕易取得龐大金錢與權勢,更可能放大這些情況,讓它們變得更致命、更殘忍。

德蕾莎修女的提醒,以及我接下來與富人進行的募款工作教育了我,財富,令人意外地,並無法保護人類免於苦難。我隨後了解到,擁有過多財富之人——當然並非全部,而是其中許多人——生活中很容易飽受與心靈品質脫節之苦。他們的生活受到特權的桎梏,物質安慰過剩,靈性與情感上的剝奪卻真切而痛苦。在這桎梏中,他們與內在的價值觀脫節,因而可能體現出金錢的黑暗面。對有些人而言,財富只是供他們提高傷害能力的工具。

收到回信的那一天起,我下定決心打開心門,盡自己所能對有錢人付出同樣的愛與慈悲,一如我對待窮人與挨餓人的一般。身為全球性募款者,我有許多機會親身躬行,現在,我親眼見到了財富的惡性循環,以及它對深陷其中的人可能造成的傷害。單單金錢本身,不保證能提供令人滿意的生活,而極端過量的金錢,卻經常會變成創造滿意生活的障礙。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show_series.php?item=0010544208&page=2

 

※※※※※※※※※※※※※※※※※※※※※※※※※※※※※※※※※※

麥當勞曰:當大家都在譴責討伐批判富二代李先生的荒謬淫行時,部分人把關心焦點移到受害者,避免她們二度受傷害。在此時看到德蕾莎修女的提醒,慈悲是不分貧者富者、弱者強者、錯者對者、施者受者,某個發生在角落的病態者豈非整個社會的縮影?所有的宗教都指向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指責任何一個人的不對其實就是指責自己的不是。基督說,自認無罪者可以向那個罪人丟石頭。

當景氣下滑,社會上仇富氣氛漸升,富者很容易被拿放大鏡檢視;甚至於有少數人不思努力以赴、認真工作,避向「修行」、「靈修」,謂之這樣才是生命真正的意義,而賺錢是罪惡。

德蕾莎修女說認識她就是認識她的工作。有的人努力工作賺不多;有些人輕鬆工作卻可以賺很多,賺多賺少都應認真投入,不必相互仇視、詆譭。窮人會性侵,富人也會犯淫戒。被拍的女子有人自願,有人非自願;有人想攀龍附鳳,有人動機是想尋求真感情那都是人家的事,不必還跟著媒體停留在那件事上。想想姆姆說的,伸出援手吧,去幫助需要心靈空虛的人吧!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