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二十世紀百大人物   

http://205.188.238.181/time/time100/heroes/profile/teresa01.html 

In fighting for the dignity of the destitute in a foreign land, she gave the world a moral example that bridged divides of culture, class and religion

誠品書店目前的十大排行榜出現了:《世界上最快樂的人》。《TIME》與《國家地理》雜誌報導,科學證明作者詠給.明就仁波切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詠給.明就仁波切認為,修行就是更接近心;慈悲與感恩都是修練的途徑。

上一期的今周刊》,王偉中專欄介紹了另一本書,《更快樂:哈佛最受歡迎的一堂課》,因為台灣人最近歷經了二場不愉快的選舉過程,讓許多人不快樂。

快樂跟爽、高興、愉快、自在、幸福有何不同?

看到初生的Baby,父母是快樂的。

媽媽照顧小朋友;替他包便當時,充滿了快樂。

電影《教父》中,馬龍白蘭度最後與孫子相處時是快樂的。

情痘初開、兩小無猜是快樂的。

19世紀末,馬偕接受家人在家鄉的歡送出國傳教,他與家人都是快樂的。

 

另一位到其他國家(阿爾巴尼亞到印度),而且沒有經過科學測驗快樂指數的是德蕾莎修女,根據Wiki記載:

修女們就將三十多個最貧困痛苦的人安頓了下來。其中有個老人,在搬來的那天傍晚即斷了氣,臨死前,他拉著德蕾莎的手,用孟加拉語低聲地說:『我一生活得像條狗,而我現在死得像個人,謝謝了。』

光靠德蕾莎及修女們的工作,要救助全加爾各答我垂死者是不可能的.,但德蕾莎她有自己獨特的看法,她認為人類的不幸並不存在於貧困、生病或飢餓,真正的不幸是當人們生病或貧困時沒有人伸出援手,即使死去,臨終前也應有個歸宿,這就是德蕾莎向垂死者傳播了主的愛。

197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也頒發給她。當時她拒絕了頒獎宴會和獎金。媒體問及她:「我們可能做什麼促進世界和平?」。她回答:「回家和愛您的家庭。」

 

德蕾莎修女禱文:

最親愛的主:讓我在今天以及每一天,從你的病人身上看見;並在照顧他們的同時服侍。

縱然你將自己隱藏那些急躁、斤斤計較、蠻不講理的人背後,讓我仍然看得出是;並且欣然地說:『服侍你是何等的甜蜜。』

主啊!賜我這種洞悉的信心,我的工作便永遠不致沈悶,每次鼓勵、開解那些可憐的受苦者,我必尋得無盡的喜樂。

啊!親愛的病者,你於我是何等的可貴,因你代表了基督,能夠服侍你是何等的權利。

主啊!讓我覺悟這高尚召喚的尊嚴及其責任,不要容許我因冷漠、麻木或不耐煩而令這職份蒙羞。

神啊!當降卑成為耶穌,我的病,懇求也容許我的諸般錯誤,只看我內心的動機,就是在每一個病人身上愛及服侍。

主啊!增添我的信心,在此刻及以後,賜福我的努力及工作。阿門!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E%B7%E8%95%BE%E8%8E%8E%E4%BF%AE%E5%A5%B3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