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霍師兄奉梵心師父令,打電話給我,因為前天晚上看到我臉上氣色很不好看,關心我,提醒我不要隨便替人啟動或灌氣、治療等,免得無端沾上不好的氣傷害到自己。

其實那天晚上結束跟師父請益之後,回到家,在浴室照鏡子嚇一大跳:我從未看過自己氣色如此難看過,下眼瞼是整個垮下來的….

當時立即啟動能量調整。

先排:進能量烤房,不像平常要十多分鐘,這次不到五分鐘就開始流汗,好像身體急著要把負能量排出。

次補:半小時後出來,稍微休息,喝了約1000cc的鈣離子水、一顆珍珠粉、十多顆螺旋藻。

再調:做了一小時瑜珈。

洗澡後即刻睡覺,第二天早上起來照鏡子,已恢復九成了。

 

調整那二小時,我試著找出原因,應該跟我前天睡較少,而當天處理不當所致,我應該更小心注意,每一次處理跟氣或能量都要結界才對。

首先,我是騎車走福德公墓那條捷徑到景美;

早上,替一個感冒好久的人刮痧與拍痧;

中午爬象山,就感到不像以往的遊刃有餘,不一會兒又替二個人啟動自發功;

下午又趕到新店去參觀一個氣功的新道場,了解他們的功法如何練的,可能他們也在排負能量;

再趕回中強公園看人練自發功情形,又幫人處理腳莫名抽筋狀況;

晚餐後再去向梵心師父請教氣動與靈動的問題,待了不少時間。

 

我太自信而把結界這件事疏忽了。

這天的教訓就是:過去這樣做而沒事,不能輕易地自己發展出真理;就好像曾經臥軌十分鐘沒事,就自己架構出「臥軌是安全」的理論,絕對是大錯特錯!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