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靜修法門簡介

世界上有各種不同宗派的修練法門,我們若以歷史年代和宗教傳承作排序,大略可以簡列如下:

1.      吠陀傳承(Vedic Tradition):大約始於公元前2000年左右,記載於古印度的吠陀經典中,至今仍是印度教和各類瑜珈靜坐法門,例如:拉夾(Raja)瑜伽、沙哈迦(Sahaja)瑜伽,乃至當代的奧修、馬哈瑞西超覺靜坐(TM等,所能追溯的根本寶典。

2.      佛教傳承(Buddhist Tradition):大約在公元前528年,釋迦牟尼佛於菩提樹下開悟成佛之後所教導的禪修法門,例如:四念處、經行禪思和安那般那念(包含九次第和四梵住的禪定)等。如今則被歷代南傳禪師自行開展成各式各樣的靜坐法,例如:毘婆舍那禪、智慧禪、動中禪以及各種不同方式的呼吸禪等;北傳的祖師大德則自行開展出如來禪、祖師禪、臨濟禪、曹洞禪、密咒禪、觀想禪等。

3.      道家傳承(Taoist Tradition):大約在公元156年,中國的漢景帝時期,竇皇后熱愛黃老之道學,黃帝和李耳(老子)被尊稱為道祖。依此道學而發展成為道教,由漢朝張道陵的正一派傳至元朝邱長春的全真派。而後有北宗七真,南派五祖均以吕洞賓為祖師。其修練靜坐或仙功的核心都在於「採先天之一氣」。當代流傳的太極、內丹、外丹、氣功、香功、胎息(龜息),乃至因是子靜坐法等,都屬於道家傳承的靜坐法。

4.      基督靜坐冥想(Christian Meditation):大約在公元第二世紀,有一群被稱為「荒野神父(Desert Fathers)」的基督教修士團體,他們離世隱居過著非常單純的生活,並以靜坐的方法來親近神,而在往後的1000多年內,靜坐冥想學風蒸蒸日上地成為基督教修行上的重要方法。一直到公元1500年間的初期,馬丁路德不贊成神秘主義,寧願以一般「讀經」的方式來取代任何神咒秘法。為了回應他所極力鼓催的宗教改革,羅馬的天主教堂全面查禁修士教導靜坐的風潮。

5.      猶太靜坐冥想(Cabalistic Meditation):大約在公元1000年,這個據說從古代就一直流傳下來的猶太神秘傳承,才在歐洲被彙編成正式的靜坐法典。禪思是猶太教徒與神合一的一個方法。

6.      穆斯林靜坐冥想(Muslim Meditation):大約在公元1000年,也是猶太教徒熱衷於靜坐的同一個時代裡,回教裡一個被稱為蘇菲(Sufis)的穆斯林教派也把禪思併入他們例行的禮拜儀式之中。

7.      馬哈瑞西瑜伽靜坐(Maharishi Mahesh Yogi):公元1967年,馬哈瑞西大師(Guru)從印度喜馬拉雅山上的茅蓬走入英國倫敦的大都會,進而轉進美國諸大城市,全力宏揚他獨創品牌的「TM超覺靜坐」以來,已經轟動西方世界,完全改寫並復甦印度教和瑜伽靜坐的法門,成為當代靜坐風氣的新里程碑。

 

已開發國家的靜修風潮

1.      公元1979年,卡巴金(Jon Kabat-Zinn)在美國麻省大學的醫學中心開辦舒壓門診,而後成立「醫療念處中心」(簡稱CFM The Center for Mindfulness in Medicine, Health Care and Society.),全力推動念處舒壓(MBSR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的診療工作。

2.      1980年代,由於工商社會的生活步調和工作壓力過重,日本企業的高級主管發生「過勞死」的比率逐年攀升。公元1987年間,東京大學畢業的春山茂雄博士(腦內革命一書的作者),開始在日本各地開設「田園都市醫院」,融合東、西方醫學的精華,並正式使用靜坐冥想的技術來進行壓力釋放與疾病治療。此新穎的療法廣受各方好評而深受大眾傳播媒體的重視,並為日本政府的厚生省(衛生署)和勞動省(勞工部)所認可。

3.      公元20039月,達賴喇嘛與受過西方學術訓練的科學家們在美國頂尖的麻省理工學院(M.I.T)召開「佛教禪思與神經科學」的討論會時,再度提出呼籲,希望科學家們能夠同時擷取東方靜坐和西方科學的精華,開發出一種非宗教性的課程,而能幫助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有效地舒解壓力,平衡身心,免於負面情緒的傷害。

4.      美國的保羅愛克曼教授(Paul Ekman)立即回應達賴的呼籲,而成立「挑戰時代的情緒平衡計畫([CEB] project Cultivating Emotional Balance during Challenging Times)」。這個研究計畫包括了全美第一流的實驗室,例如:舊金山大學、柏克萊大學、加州山塔大學的科學團隊,並指定與威斯康新大學麥迪遜學院的李察戴文森博士和舊金山大學的瑪格麗特及愛瑞克博士配合。

5.      公元2004年,全美相關領域的菁英人士又進一步結合,成立了心靈和生命學院(Mind and Life Institute),有計畫地研討和論述這項課題。科學家們以功能磁振造影(fMRI)、腦電波(EEG)、肌電波(EMG)、神經顯影(neuroimaging等醫學科技,針對靜坐者身心放鬆的狀態進行深入的科學探究。

6.      威斯康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戴維森首開先鋒,將神經科學結合心理學領域,使用功能磁振顯像(fMRI)研究靜坐如何改變大腦機制與身體活動。長期研究大腦與情緒關係的戴維森指出,樂觀、開朗、有活力的人,左額葉皮質較活躍,杏仁核活動降低。透過腦波圖顯示,規律靜坐能誘發左額葉皮質活動強度。戴維森強調,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傾向右前額葉活躍的負向思考,他希望推動靜坐訓練以改變大腦活動,進而改變情緒。他說:「畢竟,這是人們自己能控制的力量。」

7.      公元2005118~10日,心靈與生命學院在華盛頓召開一連三天的專題研討會,主題是「靜修的科學和臨床運用(The Science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Meditation)」。這是基於三十多年來,人們對於靜坐在醫藥和生物醫學科技中所呈現的功能,和對未來臨床應用上的興趣與日俱增的緣故。

8. 公元2006917,心靈與生命學院在丹佛召開一連三天的專題研討會,主題是「慈悲生命的科學(The Science of a Compassionate Life)」。

 

靜坐正在成為西方醫療與社會活動的一個主流,而靜坐所產生的喜樂功能目前已經經常被運用在壓力、疼痛和慢性疾病的治療方法上。同時,非侵入式的檢測技術能力也讓我們前所未有地,能夠目睹腦海中情緒和意識的本性(腦區塊、神經、血流、腦波等的變化實況),進而探測身、心和腦部的介面是如何地調整生化途徑來恢復或提升身心的平衡和諧狀態,以達到復甦的療效乃至促進健康和生命的福祉。一個嶄新的,可臨床應用於治療人類身心失調症狀的靜坐時代正在來臨。選擇適合個人的靜坐方法,透過客觀的科學檢測分析,如果能夠具體地呈現出有利於身心的生理數據,當可期待其逐漸發揮自癒的療效,進而減少或停止藥物的長期依賴。

根據美國時代雜誌的報導,全美約有1000萬個成年人宣稱自己規律地練習著靜坐。這個數字約佔美國總人口的5%,是過去十年(1990年代)習禪人數的兩倍。今日美國的靜坐班裡非侷限於傳統的靈修團體成員,同時也充斥著各行各業的主流人士,其中至少約有10000名以上是執業醫生。而光是科羅拉多州雪壩拉山的靜坐班人數,就從1998年的1342人次,暴增到2003年的15000人次。

靜坐熱浪襲捲西方,政商名流樂此不疲。從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前副總統高爾,知名影星李察吉爾、海瑟葛來、哥蒂韓、桑尼,導演大衛林區,NBA湖人隊教練菲爾傑克遜,乃至福特汽車總裁比爾、情緒管理大師丹尼爾高曼等,都是靜坐的愛好者。

華盛頓聯邦律師事務所引進戶外靜坐的方法來抒解工作壓力,開啟智慧好讓辯才無礙。通用公司則免費提供員工為期六週的靜坐訓練,據說生產力因此大幅提升。愛荷華州的馬哈瑞西大學校區,包括中學和小學,每天固定兩次靜坐,校園暴力因此大幅降低。西點軍校也開設靜坐課程。連西雅圖附近的一座更生監獄,也針對毒癮和酒癮等非暴力人犯,實施實驗性的靜坐,在每日11小時長達10天的訓練後,發現其再犯率下降。紐約的巧貓旅館和許多旅遊休憩的場所也紛紛改裝成靜坐中心,吸引暴增的觀光客。機場祈禱堂的旁邊則標示著專用的禪室,提供旅客們例行靜坐的方便服務。

著名的醫學中心和權威的大學神經生理實驗室則陸續提供靜坐課程,幫助病人降低壓力、舒緩疼痛。也有愈來愈多的醫院運用靜坐作為輔助療法,甚至連有些保險公司也同意支付靜坐療程的費用。越來越多的醫生推薦以靜坐的方法來預防、緩解或控制心因性的慢性疾病、AIDS、癌症和惡性腫瘤等所引發的疼痛。同時,醫師們也推薦用靜坐來調和、平衡精神困擾上的疾病,諸如:憂鬱、過動、注意力不足和失調等。更令人興奮的則是最新的研究試驗,已經能夠使用最先進的功能磁振造影(fMRI)技術,顯示出「靜坐如何調伏心意進而重塑大腦」的具體過程,它竟然能夠改變阻塞點而讓血液恢復流暢。這樣的療效跟開刀手術比較起來,當然是靜坐在墊子上要來得便宜多了。

在此東方禪學與西方科學匯合的潮流中,醫生們之所以熱烈擁抱靜坐,並不是因為靜坐很酷或很時髦!而是因為科學研究開始顯示「靜坐有效」的事實。因此,這樣欣欣向榮的杏林禪風,與其說是一種醫學風尚還不如說是一種文化時尚。隨著愈來愈多的科學證據顯示靜坐具有明顯的自癒能力,許多大型的研究計劃自1970年代以來陸續展開。影響所及,竟讓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都必須撥款贊助學術和醫療機構來研究禪學,光是一所馬哈瑞西大學就得到800萬美元的靜坐研究費。長此以往,醫用靜坐似乎即將成為21世紀美國人調和身心靈的最佳處方了。

誠如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所說:「我們都堅信日常的禱告,也經常一齊祈禱;但是靜坐與祈禱是截然不同的,我高度推薦靜坐活動。」禱告、禮拜屬於宗教信仰,靜坐則屬於實際觀察身心真相,兩者雖然屬於不同層次的修練,彼此卻仍然可以相輔相成,進而發揮更佳的交互作用與協同功效。因此,靜坐固然可以超越文化、國界與宗教派別,亦可與個人原有的宗教或哲學信念緊密結合,並非一定要劃清彼此的界限。

美國的強勢文化對於今日世界一向具有獨領風騷的影響力,但願這股醫用靜坐的風潮多少也能影響一些台灣的醫界人士,或許對於那些不願長期依賴藥物控制的患者,也能提供另外一種安詳的輔助療法,讓舒壓靜坐成為現代人養生乃至修身養性的福音!

 接著就來介紹目前美國相當著名的念處舒壓法。

(1)念處舒壓(MBSR)法簡介

1.      靜修機構:美國麻省醫學院「醫護念處中心」(簡稱CFM The Center for Mindfulness in Medicine, Health Care and Society.)志在開發、並增長人間生活的覺醒意識,

2.      靜修方法:念處舒壓(簡稱MBSR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它是一種點燃自己內在專注的能力,密集地注意當下的每一瞬間,注意身心的覺想和感受而不加以主觀的評論。它讓意識充滿、深入、蛻變以調和身心靈進而解除壓力。

3.      設立宗旨:其任務在結合獻身於開發念住的人士,透過健康醫療、教育和研究來促進個人、機構和社會,在現實生活上修習並整合念住。

4.      創辦人:卡巴金(Jon Kabat-Zinn)。他在1960年代研習佛法,並於1979年開始在麻省大學的醫學中心開辦舒壓門診。

5.      一般參加念處舒壓者的原因:

甲、工作、家庭或財務壓力

乙、慢性疼痛和疾病

丙、焦慮和恐慌

丁、退伍軍人創傷症候群

戊、失眠困擾

己、疲累

庚、高血壓

辛、頭痛

6.      課程功能:

甲、更有效地處理短期或長期的壓力狀況。

乙、減少疼痛的程度並提升處理不癒性疼痛的能力。

丙、增加放鬆的能力。

丁、持續降低生理和心理疾病的壓力和疼痛。

戊、擴充生命的熱忱和能量。

己、改善自尊。

7.      靜修側寫:病人坐下來,閉上眼睛,跟著指令逐漸放慢呼吸,慢慢地,先從左腳開始往上移動,覺察一下,看看哪個部位有緊繃的感覺?就把心意專注在那個部位,隨著呼吸的起伏練習,直到那個部位慢慢轉變得比較鬆軟了,再繼續掃瞄身體的其他部位。一樣地檢查緊繃、練習放鬆,一次靜修歷時約45分鐘結束。

8.      成效:目前每天的門診約有千餘人。累計到2003年止,已有超過14000人次接受過為期八週的念處舒壓(MBSR)課程,並學會如何運用自己與生具有的能力,更有效地來處理壓力、疼痛和疾病的問題。其中包括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執行總裁 CEOs)、教師、律師、法官、獄政官員、神職人員、奧林匹克和職業運動員其中有3000位以上是醫療工作人員。二十多年來,MBSR已經被主流的醫藥和精神治療學界廣泛地接納和運用,目前全美約有240家以上的醫療院所和相關機構都運用MBSR的技術來幫助病人。

9.      卡巴金銘言:對於這些罹患癌症和慢性疼痛的人,如果我們自認為能夠為他們作些什麼的話,那麼,我們就陷入了大麻煩。但是,如果你懷著這樣的信念:「如果我們能夠提供強而有力的工具,讓他們自行操控,或許他們就能為自己做些很管用的事。」如果,我們能為他們開啟「念處」之門,如此一來,事情就會有讓人驚奇的轉變。

10.  展望:事實上念處舒壓的功能遠遠超過單純的減少壓力,而可以人類所通稱的「心、靈、道、法」來形容,它是一種意識上、精神上深奧的自律,志在深度的自我省思、自知和執著世間與自我的解脫。MBSR的靜坐期望能跳脫現代社會的意識型態和文化、宗教信仰的架構,直接體驗古代聖哲的慈悲與智慧。

11.  著述文獻:介紹舒壓課程的Healing and the MindBill Moyers' PBS documentary。另有卡巴金的暢銷書Full Catastrophe Living: Using the Wisdom of Your Body and Mind to Face Stress, Pain, and Illness (Delta, 1990)。還有 Saki Santorelli所著的 Heal Thy Self: Lessons on Mindfulness in Medicine (Random House, 1999)

 

(2)實驗一

李察 戴文森 博士,威斯康辛大學情感神經學實驗室的主任,已經找出正面和負面的情緒會在大腦非常不同的部位上產生活動。他的研究發現,當人們正在體驗著焦慮、憤怒或沮喪時,大部分的腦部活動都集中在右腦前額葉區的皮層上(就在右前額頭後面);而那些正在體驗著正面、樂觀的情緒者,則在左前額葉的腦皮層上呈現較多的活動影像。不僅如此,人們的性向似乎由遺傳和成長經歷所塑造,不是較為左腦化,就是較為右腦化,也就是較為愉快或憂傷。

臨床的研究報告顯示,在鐘鈴型的常態分配圖,偏向曲線愈右側邊的人越容易罹患沮喪或焦慮症,而那些在曲線極左邊的人,似乎鮮少被負面的情緒所困,即使發生了,也很容易迅速地脫困而出。

戴文森博士在他所主導的快樂研究中,曾檢驗過一位西藏喇嘛馬修,他曾經是一位分子生物學家,在尼泊爾出家,已經有三十年的靜坐經驗。在全部150個研究對象中,他的左腦,顯示快樂的一邊上,呈現了超越極限(第十級)的數值。到底是喇嘛的靜修產生這樣的效益,還是這只是他個人天生的特質呢?戴文森同時也發現六個受測的和尚在修習慈心觀時,都在腦部同一個極小的部位,產生明顯而密集的電流。「我們親眼目睹相應於情緒刺激的腦部活動和其轉變,」戴文森說:「這正好與佛教徒所宣稱的『禪定能改變情緒』不謀而合。就像心靈奧林匹克大賽的傑出運動員一樣,我們可以運用這套技術來幫助人們獲得快樂,這是多麼讓人興奮的事!」

 

 

依據上述 戴文森 博士使用功能磁振造影(fMRI)所進行的研究,一般人平均的快樂程度約只在第二級,馬修喇嘛的慈心觀則衝破最高第10級的指標。

 

(3)實驗二

公元2000年前後,威斯康新大學的李察 戴文森 博士(Dr. Davidson)曾與麻省醫學院的卡 巴金 博士(Dr. Jon Kabat-Zinn)合作,針對Promega生物科技公司的員工團體,選取25個職員作控制組,另25個,尤其是那些擔任重要職務而經常抱怨壓力太大者作為實驗組,先給予7小時的密集靜坐訓練,然後指定他們每天練習一小時,每週練習六天,連續進行八週的靜坐活動。實驗重點在於檢測他們的腦部活動情況,以觀察靜坐者的心意活動狀況,亦即腦部活動影像從右腦轉移到左腦的程度到底有多大?研究工作也同時進行感冒疫苗的注射,包括學習靜坐者和非靜坐者,並量測血液中抗體的指數。

結果顯示:

1.      不論是在注射後的第四週或第八週,正如所料,兩者都能產生抗體,但靜坐者明顯地產生比較多的抗體。而在心意活動部分,靜坐者的整體平均而言,都有從右腦轉移到左腦的現象,其轉移程度達到最大者,他所產生的抗體也是最多的。

2.      靜坐者的抱怨減少了,情緒也改善了。而他們的主觀報告也提到自己變得更熱衷地投入工作,焦慮也比以前減少了。

3.      卡巴金的結論是:「你的靜坐技術愈佳,你的免疫系統就愈健康。」

4.      戴文森博士則說:「實驗結果讓人非常鼓舞,Promega生物科技公司員工的參與,讓我們有個殊勝的機會,得以展示古代禪學對現代生物學的真實衝擊。」

 

(4)靜修的舒壓效果

最近十年來,分子醫學界逐漸了解人類的免疫、內分泌與神經系統都是藉助於分子相互連接、溝通的機制,而壓力與免疫力之間的關聯也已普為人們所知,壓力愈大時,免疫系統的功能就愈低,很容易罹患疾病;靜修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放鬆身心讓壓力降低,同時啟動腦部的活動與免疫反應,如果心情愉悅就能活化免疫系統,增加抵抗力和自癒能力。

美國哈佛大學的心臟科專家班森在「放鬆與平靜反應」一書中說:「靜修能夠影響腦部活動,尤其大腦的邊緣神經系統,讓身體的新陳代謝、血壓、呼吸和心跳速率都隨之放慢。呼吸訓練讓人在面臨壓力時,能及早消除「攻擊或逃跑(fight or flight)」的反應,進而保持寧靜安詳的狀態。

劍橋大學的約翰堤斯道(John Teasdale)則發現「念處靜修」對於罹患長期憂鬱症的病患有所幫助,能夠減少一半左右的舊病復發率。「缺席的女兒(Daughter of Absence)」一書的作者溫蒂薇瑟,正是經歷大屠殺的倖存者,幾乎終生依賴抗焦慮的藥物才能活下去,直到2001年她開始靜修為止。「這真是有著令人驚異的天壤之別」她說:「妳不再需要抗憂鬱和抗壓力的藥物了,此生,我首次完全釋懷了!」

我們從科學家的許多實驗和研究報告中,可以歸納出一些舒壓靜修的效果,簡列如下:

1.降低血液中乳酸鹽的含量

血液中乳酸鹽的含量是量測壓力的生化指數之一。科學家選擇了任務繁忙的外勤警務人員給予靜坐訓練,結果發現經過訓練之後,血中乳酸鹽的含量明顯降低。

2.降低血液中皮質醇的含量

皮質醇即是可體松(Cortisol),也就是所謂的壓力賀爾蒙。許多研究都顯示,受過靜坐訓練者血液中的皮質醇含量都明顯降低,顯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所感受到的生理和心理壓力都比較低。進一步的實驗則顯示出他們血清內的皮質醇也相對降低,這表示他們的放鬆能力和抗壓彈性也都優於一般人。

3.治療憂鬱症的效果

有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活化(active)或念住(mindfulness)式的舒壓法,對於大約70%左右的憂鬱症患者具有療效。所謂的療效乃是根據漢米敦評量表(Hamilton Rating Scale),在進行三週的靜坐訓練後,再接著持續三個月的追蹤,肯定病患一直保持穩定而不復發的狀態。

有些研究報告則顯示靜坐能夠增加血清激素(快樂的賀爾蒙)的分泌量,這與憂鬱症常用藥(例:百憂解)的成分類似,卻不會有任何副作用,也不用擔心用藥過量的問題。

 

 

各種靜修方法及其風險

 

茲簡單列舉當代世界各地主要的一些靜修方法如下:

(1)氣功門派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