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到浙江一個不算小,人口也有100萬的城市考察,一家頗具規模的工廠老闆招呼我們幾位訪客.夏天,吃西瓜,長3米多的大桌上,沒有像台灣一般到處可以看到的面紙盒,客人桌上都放著一條濕毛巾擦手,我當時心想,大陸人真是不進步,連面紙都沒有,還給我們濕毛巾,也不曉得是否衛生呢?!
20多年前在清泉崗當兵,傍晚大夥兒要洗澡時,得先在外頭的熱水器燒柴,過一會兒熱了有人先洗,洗完的再出去添柴,讓再下一批的人有熱水洗.
再倒回10多年,小學的我,有時候會去放柴的地方搬些過來大灶下頭,慢慢地添柴...燒水,煮飯,都是用那個大鍋,一切都要慢慢來.
晚上有宵夜可以吃嗎?
怎麼可能?...有統一麵可以吃的時候,是半夜看棒球世界大賽才有的享受哩.
那時沒有見過抽水馬桶,每次上大號,都會看到底下的蛆,伴隨著不好的氣味,只想趕快上完...忘了那時用得是甚麼紙了??
現代人真的太方便,太幸福了,到了忘記自己只是生命長鏈的一小部分,到了輕鄙祖先愚昧不懂技術,不會享受;到了忽視後代子孫,好像大家比賽非得把資源都用光才罷休的地步.

我們跟幾十年前,甚至於百年前的祖先們比起來,都太幸福了,太方便了:
肚子餓,隨時可以打開冰箱在鍋子裡加熱;或是在街角買到熱食; 口渴,打開水龍頭就可以喝到水,想要熱一點加熱一下就好;要有味道的冰箱裡有;不然就是櫥子裡有許多加料美味的食品.
任何時間,要洗熱水澡,不用等超過一分鐘;衣櫥裡的衣服還來不及每件都給它穿一次就又要換季了;想要看任何一個在台灣的親友,幾個小時之後就可以到了;
上廁所,不用加衣服跑出去,可能還有屁屁加熱的免治馬桶伺候.衛生紙,面紙便宜到我們根本沒考慮到想用手帕這件事;覺得無聊24小時都可以打開電視,甚至於日常消費都可以一通電話就送到家裡來...

每抽一張衛生紙,每開一次瓦斯,每沖一次水,每耗用一份資源與能源,我們都是小心謹慎的嗎?我們可曾思考過,再這樣下去,後代子孫可能沒東西可用,可能要倒回我們祖先的地步?
還是要跟大多數人一樣,認為
"生吃都不夠怎能曬干"?
"如果活著那麼痛苦,不如不要活了!"
"自在點,人類的科技將來一定會解決的,就像以前一樣..."

是嗎?
如果沒辦法呢?
如果我們真的把能源與資源用光了?
如果我們真的把海洋裡的魚都捕光了?
如果我們真的把樹林都墾伐光了?
如果我們的土地都被農藥與化肥破壞殆盡了?
如果暖化真的讓南北極永凍層溶解釋出大量甲烷,讓海平面升高?

台灣在這個從來沒那麼冷的1月2月3月裡,當政治人物還在關心誰比較愛台灣,我們是否應該能有一些真的關心生態,關心後代子孫的領導者?
有人說,就是我這樣的人在反進步,反成長,不曉得在省甚麼?......


鈴木女士在她十二歲時參與1992年里約環境高峰會發表的宣言~~
(引述,含影片: http://tw.myblog.yahoo.com/mantids-taiwan/article?mid=-2&prev=18008&l=a&fid=26)

大家好,我是瑟玟• 鈴木,代表ECO發言。 ECO是兒童環保團體(Environmental Children’s Organization)的縮寫。我們是一群12歲到13歲的加拿大兒童團體,為了改變世界的現狀而努力。我們自籌旅費,從加拿大來到巴西,經歷一萬公里的旅程,只為了告訴各位大人們,必須改變現在的世界。

今天我來到這裡,沒有任何動機。我從事環保運動,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奮鬥。失去自己的未來,跟選舉落敗和股票慘跌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我在此要說的內容,是為了所有活在未來的孩子,也為了世界上飽受飢餓之苦卻無人關心的孩子們,以及無路可走而死亡殆盡的無數動物。

我現在很怕站在太陽底下,因為臭氧層有破洞。就連呼吸都會感到害怕,因為空氣中可能會有毒。 我跟爸爸常去溫哥華釣魚。直到幾年前,發現了得癌症的魚為止。而現在,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動植物絕種的消息。牠們永遠不會再活過來了。 我這一生當中有個夢想,希望有一天能夠看到一片叢林,裡頭有各種野生動物和許多飛舞的鳥兒、蝴蝶。可是,到了我們的下一代,是不是再也無法擁有這樣的夢想?你們在我這個年紀時,是否曾經擔心過這樣的問題呢?這麼重要的事情,並且事態如此嚴重,我們人類卻仍然用不以為意的輕鬆態度來面對。

我只是個小孩,坦白說,不知道該如何挽救這個危機。可是,希望你們大人能夠明白,即使是你們也無法解決!你們不知道,該如何填補臭氧層的破洞吧?你們不知道,該如何讓鮭魚重回變成死水的河川吧?你們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讓絕種的動物復活吧?還有,現在已經變成沙漠的地方,你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再造成森林吧?如果不知道該如何恢復,就請別再繼續破壞下去吧!

在座當中除了政府、企業和團體人士的代表,也許還有媒體人士和政治家吧?你們是別人的母親、父親、姐妹、兄弟、叔叔伯伯、阿姨嬸嬸,而你們每個人同樣也都是為人子女吧! 我還是個孩子,但我知道在場的每個人,都是同一個大家庭的一員。我們是個擁有五十億以上人口的大家庭。不,其實,是由三千萬種生物所構成的家庭。 無論國境與各國政府如何將我們區隔,這一點仍然不會改變。 雖然我是個孩子,但是我明白,大家身為這個大家庭的一員,就必須為單一的目標團結行動。我很憤怒,卻沒有迷失自己。我很害怕,可是,要把自己的感受傳達給全世界,我卻不害怕。

在我的國家,我們浪費了許多東西。買了就丟,然後再買過又再丟。這樣浪費物資的北方國家,根本無法將資源分享給貧困的國家。即使物資充裕,我們卻害怕施捨、害怕失去自己手中的資產。在加拿大的我們,享有充分的飲食與居家生活。 時鐘、腳踏車、電腦、電視。要數遍我們所擁有的東西,大概要花上好幾天吧! 兩天前,我在巴西這裡遇到一群無家可歸的流浪兒。我們很驚訝,因為其中有個孩子跟我們說:「我真想變有錢。如果我有錢的話,我要給所有無家可歸的孩子們,食物、衣服、藥 品、房子,以及愛與溫暖。」 一個失去一切的流浪兒,都會想到互相分享,那麼擁有一切的我們,又為什麼要這麼貪婪?這些不幸的孩子們,年紀都和我相仿,令我無法忘懷。我們出生在不同的地方,卻過著如此天差地別的人生。

我可能也會是住在里約貧民窟的孩子之一,或是索馬利亞的飢餓兒童、中東戰爭的犧牲者,又或許是在印度當乞丐。 我雖然還是孩子,卻很清楚,如果把花在戰爭上的錢,全部用來解決貧窮與環境問題,地球將會變成一顆美麗的星球吧!

在學校,即使是在幼稚園,你們都在告訴我們,該如何在這世界上遵守規範。 比如說: 不要互相爭執,要以溝通的方式共同解決問題,尊重他人,弄亂的東西要自己整理,不隨便傷害其他生物,相互分享,及不能貪得無厭。那麼,你們又為什麼做出這些不要我們去做的事呢?請不要忘記,你們為什麼要來參加這場會議,還有,是為了誰而這麼做的。 是為了你們的孩子,也就是我們。

各位正透過這樣的會議,決定我們要在什麼樣的世界裡成長。 父母總是告誡孩子,「一切都會順利的」,或是「我們已經盡力而為」、「這又不是世界末日」。但我不認為,大人們還能再用這種話來告誡小孩了。畢竟,你們有將孩子的未來排在第一順位嗎? 父親總是告訴我:「你的價值是以你所做的事,而不是以你所說的話來決定的。」可是我卻為了你們大人的所作所為在夜裡哭泣。你們總是說愛我們,那麼,請用行動來證明。

謝謝你們聽我說完。
********************************************************************


「用我們每個人的力量來改變世界」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