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有3天跟著JDL在桃竹苗一帶,與收藏中國字畫者碰面、鑑定及交易。L是兩岸字畫批發商,交易量頗大,必須快速、正確地評斷真偽,評估市場行情價、批發價是多少,他的進價必須多少? 有中意、認為可以很快批出去的,快、狠、準,立即現金買下來。有一個賣家處連茶都還沒泡好請我們喝,就已交易完成3幅,買家當場把裱框拆下來,我看到賣家露出張目結舌的表情。對專家來說,裱框只是裝飾、不值一毛錢;而沒有裱框的,當買家把畫紙一展開,剛露出幾公分的字頭,買家就說「是真的,于右任寫的」。後來私底下L說,真的東西有能量,就算是在電腦上看,他都能感覺出其中的能量

他收的是要兩岸都知曉的名人字畫,古代、當代都行。以往台灣較富,從大陸那兒收來很多;目前中國富強起來,轉過頭要把當初許多他們便宜賣給台灣的東西,高價買回去。

字是中國人獨有的藝術品。不論是于右任、張大千寫的字,或是當官者如閻錫山、張學良,亦或是在早一點的舉人、狀元、進士、巡撫、總督等等,他們披的公文、寫的賀聯、春聯、對聯等,字裡行間都會流露出能量,這種能量會讓收藏者感動,因此就會有一個他願意付出的價格,和一個原先收藏者願意割愛的價格,還有批發商願意收購的價格,以及各地古董商願意買回去邊講故事邊做生意的價格。在藝術品的市場上,能量是可以用價格計算的,而不同的身分對於價格的認知是不同的。

L從小跟著長輩學字畫,現在有時一天看上千幅的字畫,這種盛況我在一處就目睹,他在一個多小時裡從幾百幅中挑出30多幅,最後議價、付款、走人,氣定神閒,接著到約好的下一站。

也有一處賣家說,這幅是收藏者親眼看著張大千畫的;還有,另一幅是某某名人家裡拿出來的看了五分鐘就出來,在車上L說,那幾幅一分鐘就看完了,看5分鐘是給他面子,不要讓人太難堪。的確,L處處都很低調、不張揚、不社交,純粹就是藝術品的快速流通、買賣,也不談故事、不講來歷、不用告訴他這幅字畫怎麼來的。碰到他不懂的,如果有畫冊上頭記載、可以佐證的,也是可以。

像有一幅,名家有落款,但他覺得某二個地方顯然畫得怪怪的,這種失誤不像是出自名家,但是畫冊上就有這幅,失誤處也是一樣的。好吧,名家也有令人不解之處,後來還是成交。

還有一幅名家的字,之前所有買家都不要的,被L以一萬元買下,這種空前好價格讓他覺得撿到大便宜,因為他感覺出其中的能量

也有人之前就把賣家的東西形容得多麼好、收藏如何豐富、又是拍賣場如佳士得等等,結果乘興而去敗興而歸,浪費大家時間,讓介紹人臉上無光。那種東西,閒暇時跟一些有錢人擺好龍門陣,在賣家地方泡茶,開始砍大山,從張大千開始拜師學藝講起都可以,反正中國人本來就愛聽說書,只是古董字畫的故事一路聽下來,如果最後因為故事內容精彩而成交,常常會讓門票貴很多很多。

L自己形容是個入行已久的偵探,我覺得他像是坐在擁擠的捷運車廂裡頭,一般人對誰是小偷沒有概念,但是老偵探一眼就看出誰是小偷。小偷身上似乎有個發報器發出訊號,這種訊號只有老偵探接收得到。

我不禁想到,像 羅 老師般的高功者,他們練氣功練到某種程度,對於氣感十分敏銳,我們普通人沒練到那裏的,任憑高功者怎麼形容,我們還是感覺不出、看不到、摸不著。

萬事萬物皆有能量,很少人可以在某一個領域,因為天賦異稟就能感受能量而突出。通常,靠的是練習、不斷的練習!

如果,每個人就是老天爺的創作,我們如何在幾十年的醞釀中,也把能量發展、鍛鍊出來,當行家一看到我們的時候,就感受得到躍然紙上能量呈現呢?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