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帝王」,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的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帝王」的訓練。

出處:陳之藩《哲學家皇帝》

 

最近下台辭職以示負責的日相福田康夫,天下雜誌392期「慈悲的領導」專輯,曾描述他對於某一事件處理的情形:

「想像國家領導人口袋裡有一本治國備忘錄,裡頭會記載些什麼?是具領袖魅力的操作守冊?還是記錄人民生活的苦與痛?

這一天,日本首相福田康夫的口袋裡,有著一封信。十多天前,日本自衛隊船艦撞擊兩位補魚的漁夫,人因而失蹤。福田康夫拜訪受難者家屬時,看到漁夫照片立刻留下眼淚說道,「我深感抱歉」。

三十分鐘與家屬的會面不開放媒體拍攝,但媒體從家屬得知會面訊息,過程沒有對立、指責,只有家屬偷塞給首相的一封信,信上寫著對他和政府的期許。

時光若倒置十年,日本千葉縣勝浦市的兩位漁夫不會被高高在上的首相看見。如今對政治領導人而言,這是從權力走入對話的世紀。」 

出處:天下雜誌392期「慈悲的領導」,144頁。

 

「對話」叫dialogue獨白是monologue。最近常在電視上看到,前後任二位國家領導人在做「獨白」。我始終沒感覺到,他們有在記錄人民生活的苦與痛。

 

一直覺得日本人比較有羞恥心,做錯事會深刻道歉、或者辭職;甚至於自殺謝罪。因為知識份子知恥,國家整體知恥,是為國魂所繫。所以儘管日本泡沫經濟之後,歷經多少不景氣,還是擁有強大國力做輸出:台灣90%的車子(引擎與研發);一半以上的電視、洗衣機;手機、電腦裡的關鍵零組件;部分的日常清潔用品.還是made in Japan

反觀國內政治人物對一些人民苦與痛常常很「輕」,「輕」到讓人感覺他們不在乎。儘管有時媒體會抨擊,但他們就是不會有感覺,因為他們認為媒體是亂源。

一個月內阿扁道歉、阿九道歉。當他們迫於壓力,跟國人道歉,缺乏真誠對話,只流於形式,而不深刻反省,把道歉變得廉價之後,國民是否會如龍應台說的《你為什麼不生氣》?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