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春節期間,約了一位好久沒見的老同學喝下午茶。

她去年也去了一趟印度,參觀完泰姬瑪哈陵後,沒多待幾天就匆匆離開。

我問她怎麼不到處去逛逛?

她的說法是,一個人千萬別獨自到印度旅行,心情會很難過。

我想我瞭解她的感受,如果沒有朋友一起去印度,我可能也會落荒而逃。

 

我們在菩提迦耶的最後一個晚上,我覺得應該要再去正覺塔繞塔,

去拜一下大佛,跟佛祖say goodbye ,算是一個道別的儀式。

於是晚飯過後,和另外兩個女孩子散步過去,拜了佛,一遍又一遍繞塔,

出來時都快九點了,我們玩興未減,繼續逛街買東西,想把盧比花完。

隔天遇到一位不認識的法師見到我就說:

你昨天是不是很晚了還在外頭?這麼晚了還不回去很危險。

我嚇了一跳,這地方也太玄了,不過是出去玩還被抓包,我果然不能幹壞事。

法師說,她在書店門口看到我們買東西,擔心我們的安危,還特地留下來和書店老闆聊了幾句。

她千萬交代,菩提迦耶是全印度最窮的地方,晚上常常有人打劫,八點半以後絕對不要出門。

她說得我冷汗直流,我一點都沒想到會有什麼危險性,好幾天晚上都晃到盡興才回飯店睡覺。

不過說到窮,這裡確實很窮,看看田裡的牛就知道,瘦得只剩下牛排還在耕田。

 

法王上課第一天,我們才出飯店門口準備坐車,馬上被一群破爛衣衫的印度小孩包圍,

他們擺出乞討的姿勢,跟我們要錢或是要糖吃。

看了讓人很難過,這麼小的小孩應該在學校裡唸書或是被家人好好呵護,怎麼出來乞討?

我想起我在台灣看到的那些被大人寵壞的小佛爺、小公主,

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一點點委屈都受不得,際遇真是天壤之別。

我很想給他們點東西,馬上被人嚴厲制止,怕我這麼做會招來更多的小乞丐,場面會很難收拾。

到德噶寺時,同樣也有很多乞丐聚在門口,

我看到一個下半身肢體殘缺變形的男人在地上爬來爬去,心裡同樣很難過,

要是我一輩子只能在地上爬,每個人都在我頭頂上走過來走過去,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那天晚上,和朋友到正覺塔玩,又看到那個身體殘障的男人,

正奇怪他是怎麼爬過來的?從德噶寺到正覺塔有好一段距離,坐車也要十來分鐘,誰送他來的?

一轉眼又看到一個同樣沒有下半身的男人在乞討,

下一分鐘,同樣是下身殘缺的人,不過是個女人。

我嚇壞了,問我的朋友護士阿蘭,這是怎麼回事?這裡怎麼這麼多畸形的人?

她當我是外星人一般,要我別我太大驚小怪,這裡是印度,醫療衛生很差,

很多人出生時沒得到很好的照顧,受到感染,死亡的很多,畸形的也很多。

 

來到聖地,會理解希達多太子為什麼出城四門後,想要修行成佛,

因為在這裡每天睜開眼看到的都是活生生的苦難。

我們有天晚上在德噶寺辦火供,那天還不算太冷,大家也都穿了厚外套,有人還戴了口罩。

有個五六歲左右的印度小女孩,穿著單薄的連身及膝裙,打赤腳站在門口看我們進進出出。

心想越晚氣溫越低,最冷時接近零度,這些人都不怕冷嗎?

有一天他們餓死了、病死了或冷死了,有人在乎這些生命嗎?

他們的一生和動物有什麼兩樣?不過就是從出生到死亡的過程,中間除了吃喝拉撒還有什麼?

剛開始見到這些景象會自然地心酸難過,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因為太多了,麻痺了,除了給他們點錢,布施一點食物,什麼都幫不上忙。

這裡太窮太窮,種田也養不了多少人,有辦法的開個小店掙錢,沒辦法的只好伸手要錢。

 

為什麼覺得人身難得?

說起來很殘忍,好像硬要說自己比較幸運或比較有福報一般。

不過比起來,我們好手好腳,能過像人的生活,還有餘力學佛。

該滿足了。

多積點福德資量,下輩子如果還能當人,也要投生到好一點的地方。

人身難得,暇滿人生更難得。

 

    全站熱搜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