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20年前的這個晚上,跟F 到天母的某Pub邊喝酒邊聽駐唱。到了9點多,二個男人顯然沒什麼搞頭,各自回家。開車路上,想到自己仍舊孓然一身,心愛的人嫁別人,卻耽心對方過得不好,竟然越想越傷心,回到家孤單地在空蕩蕩屋子裡大哭一場,嘴裡喃喃自語說,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下意識打了電話給F說,我好難過,我好像快撐不下去了。

F從未聽過我那樣的語氣,緊張地問:「你在哪裡?我立刻趕過去!」

我:「在家裡,你先讓我講講話,等下沒有好再說。」

F在電話那頭陪我講了一會兒。可能也因為喝了點酒,或許是身心俱疲,我說:「我累了,想睡覺了。」

F不放心,我說:「你放心,我好了,謝謝,我們都休息了吧!」

 

那可能是唯一的一次跟人家crying for help,過去了,是個難忘的聖誕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lon93 的頭像
waylon93

waylon93的部落格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