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二真蓆聚會來了幾位新朋友:波羅密賢伉儷、 張 先生,以及香港來的 張 先生 張 太太。平常因為時間晚、比較不方便的幾位老朋友也難得出席了。第一階段是香港 張 先生伉儷想對治病與氣功多了解一些,波羅密與普拿大都提供了具體的建議。第二階段是大家交換練功心得,比較不同的是幾位新朋友大多因為「治病」而接觸自發功,而真蓆老朋友大多數是因緣際會或是好奇而練的,與治病方面無涉。最後階段是幫忙香港 張 先生伉儷迅速啟動,雖然場地和時間都有限,但她們倆都有氣動。我們期勉她們回去後找空曠草地繼續練下去。

老朋友們這邊都很敬佩波羅密11個多月的辟穀,以及後來的完全不食穀物,只吃水果維生。

其中有一段是M分享到最近實施「飯水分離」之後,感覺身體輕飄飄、很舒服愉悅,波羅密也同意,吃的越少越能「輕安」(清安?)。

普拿大也分享,一些自發性的改變過往習慣,如水越喝越少了,又如斷早餐也是漸漸形成的自然情況。

波羅密也是慢慢地吃東西就會吐出來,無法進食而進入辟穀狀態。

 

本週二的真蓆聚會,我提出上週二印象最深刻的「清安」(輕安),普拿大從這一點講到「身心安頓」的命題。

我回想起從年輕時候開始的偶爾半夜莫名驚懼啜泣、到假日如果沒有活動或朋友相伴的假日恐慌,一直到幾年前開始到處參加宗教哲學新時代等等活動,試圖找尋答案。我能夠看到慧可為何想要「安心」了。

慧可曰:「我心未安,乞師與安。」達摩曰:「將心來,與汝安。」慧可曰:「覓心了不可得。」達摩師曰:「我與汝安心竟。」

安心好比是甘願了,或是不再追逐某些欲望的滿足了,不再是「非得怎麼樣才行」;也好像是接受自己有許多不完美的事實,不再幻想山的另一邊永遠比這邊翠綠。

有些人把心交給吃喝玩樂,

有些人把心交給酒氣財色,

有些人把心交給虛幻飄緲,

有些人把心交給靈異神通,

有些人把心交給大師,

有些人把心交給魔鬼,

有些人把心交給異性,

有些人把心交給政治,

有些人把心交給宮廟,

有些人把心交給慈善,

有些人把心交給朋友,

有些人把心交給子女,

有些人把心交給毒品,

有些人把心交給臉書

 

現在發覺,假日時在廚房煮一鍋十穀地瓜飯,配上蒸菜,淋上自調醬料,跟食材、水火互動,感覺宇宙能量的流轉,一切都很好。或是偶爾參加好朋友聚會,喝茶也好,鍛鍊也好。而過去那個呼朋抽煙喝酒打牌飆車通宵達旦不羈的我,現在看來也很可愛,他,只是不安心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lon93 的頭像
waylon93

waylon93的部落格

waylon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